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DT/良启-一封简历引发的血案[短篇/完结]

写在之前:

和小偶像奈娜子讨论的脑洞

设定上健良启人已经在交往并且同居了

启人是海归美术研究生 健良大概是个IT精英这样的(。)短篇,字数两千出头多一点……

总之健良只是想保(du)护(zhan)启人啦

总之开始吧!

——————————————

  “启人,这是怎么回事?”

  刚回到家的某位海归大画家被质问起来,有些提心吊胆的咽了口唾液。“健……你为什么在家啊……”海归大画家•松田•不知所措•启人同学有些心虚的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打算绕过这个问题。

  将桌子上的几张纸拿起来,李健良带着严肃的表情走到启人面前,扬起手里的纸示意对方不要试图回避问题。“这个啊……那个、我只是想试试看来着......你看,简历这不是被退回来了吗……”偷偷瞄了下自家恋人的表情,松田启人只好支支吾吾的开始解释。

  “启人,这样的工作你根本没必要去啊!首先你根本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而且这个工作还有着一定的风险,并且会很累……况且,我一个人的工资完全够用每个月都还有剩下的钱。”听了启人解释的李健良更不高兴了,他卷起手里的纸质简历轻轻敲了下对方的脑袋一下。“而且这份工作会让你没有画画的时间,你知道吗?”李健良看着对方,无奈的说到。

  撇下眉毛,松田启人可管不了这么多,他有着自己的想法。本来健良供他出国留学他就够过意不去了,现在自己好不容易学业有成了,当然想要回报这份恩情。“那个啊,健……我希望自己能够更加的独立,累积一些工作经验之类的……”松田启人深吸一口气,原本想摆出一副正经脸色说话却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看着李健良的脸色解释。

  然而,看着脸色越来越差的李健良,松田启人现在只想时间溯洄到自己找工作的那一天从面试员手里夺回简历揉碎扔进垃圾桶。什么叫没事找事?这大概就叫做没事找事……有个帅气多金脾气温柔工作稳定的男朋友还不满足,非要自己出去闯一闯……但是这并没有错啊?!松田启人可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甘心就这么被人圈养一生呢!

  “你的心情我了解……但是你起码也要找专业对口的工作吧?”李健良压了下内心已经慢慢燃起来的怒火,看着手里的简历说到。“一个出国留学的美术专业留学生想去当一名保安……简历还被退回来了?!启人,你也未免太看低自己的身价了吧?”李健良有些难以置信,同时也有些咬牙切齿。“只是投简历试试嘛,而且还被退回来了……”松田启人受到了会心一击,略微消沉的低下头。

  失落的启人就像一只可怜的小流浪狗,李健良霎时怒火全无,甚至还有点同情他。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出去找工作,明明学历这么高却还被退回了简历。不过幸好退回了,不然李健良肯定和那个录用启人的人没完……

  有些心疼的李健良只好深深地叹了口气,伸出手揉了揉松田启人的脑袋。对方的头发软软的摸起来手感很好,就像在摸一只小动物一样。“启人,你真的没必要去做这样的工作,就算要做你也应该去找一些室内设计或者广告策划之类的来做……不过我记得你好像不是学的设计?”有些不舍的收回手,李健良语重心长的说道。“是啊,我是油画专业啊……一时半会儿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合适的工作,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被李健良摸头安慰后的松田启人立马来了精神,一副“有梦想才有未来”的样子让李健良刚放下的心又一下悬到嗓子眼。

  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

  “健,我还会再出去找工作的!毕竟我不能总是给健增添麻烦!”松田启人语气坚定的向李健良说,似乎打算来真的。“不不不,启人,一开始我就说了这不算什么麻烦你完全不需要再出去工作……”李健良的脑袋有些隐隐作痛,胃也有点。“但是我总不能老是依靠健活下去啊,我也是一名大人了!”这次倒是换松田启人不开心起来了,他瞪了眼李健良。

  “启人,我都说了我这边完全没有问题的啊!”李健良也有些恼火,音量提高了几分。

  “我只是想更加独立而已有什么错!”松田启人鼓起勇气把内心的想法大声喊了出来,但其实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自家男朋友的表情一开始是呆愣,然后转为震惊,中途有一丝受伤的样子,最后居然面色平静的看着自己。

  完了。

  松田启人背后一寒,虽然他觉得自己说的话并没有什么错但是李健良现在很生气。他明白健良只是想保护他,毕竟自己没什么常识还经常受人欺负,出去找工作肯定也很困难。但是这种保护是过度的保护……就像以前健良对小春一样,保护过度。

  “你真的这么想出去工作?”李健良那充满英气的脸此时蒙上了一层阴影。“嗯,总有我能做的事情吧……”松田启人依旧不屈不挠,虽然他明白健良很生气,但是自己一定要努力争取到能够实践工作的机会。原本打算偷偷瞒过去的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干脆摊牌,大不了……

  松田启人没有往下想去,他不想去思考离别这种事情,虽然好像他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理由就是「你想独立」?”李健良把手里的简历甩到茶几上,字里行间无处不透露着“我不开心”这四个字。“对……对啊……”松田启人越发觉得对方变得危险起来,背后冷汗直冒。

  “那好吧,如果待会儿你还能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就让你出去工作。”李健良一不做二不休,扯掉了自己领口的领带甩在地上。

  “真的吗!”松田启人有些开心,随后才发现哪里不对。“……健我们有话好好说,真的……别扯我衣服我自己脱……!”被扔到沙发上的松田启人,越发后悔了起来。

  最终,松田启人还是没有求职成功。

  好好的画家去当什么保安啊,当个自宅警备员就好了啊。(笑

end

评论(9)
热度(21)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