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DT/良启]你老婆被我绑架了!(圣诞贺文,完结)

大家平安夜快乐!!!

这个梗是我在lof上看见的,觉得很有趣就写了www

原本是准备捅刀子的(......)不过还是怒撒糖!写的超开心!过两天扔个后日谈上来(。)

欢迎纠正病句错字~( ̄▽ ̄~)~

——————————————

#你老婆被我绑架了#

  这大概是某刚开始飘雪的冬日小插曲。

  刚刚结束社团活动的李健良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面,放下手里钥匙的同时,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喂,请问是哪位?」

  也不顾得去看来电显示,李健良直接摁了接听键。

  「你老婆被我绑架了。」

  几乎是毫无防备,对方用一口明显是用了变声器处理过而有些低沉的声音对李健良阐述着一件惊悚的事情。「哈……?」李健良有些不解,别说绑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是谁。

  没错,李健良,20岁,大三在校高材生,传说中的工科男,当然是没有女朋友的,更别说什么老婆了。完全不用担心自己因为「老婆被绑架」这种事情而被勒索,说到底也挺心酸的……

  「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啊。」李健良有些好笑的,现在的绑匪,傻到连电话都能记错吗,还是哪个骗子连对方的底细都不清楚就贸然打电话骗人。

  「你老婆被我绑架了,不信我让你听听他的声音。」对方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就像一口咬定绑架的就是自己的老婆一样。

  「哦是吗,那你让我听听?」这么说着的同时,李健良打开了电脑。他已经准备好待会儿顺着电话号码把这个绑匪或者骗子揪出来然后送给警察叔叔了,毕竟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校园黑客「Lee」啊。

  电话那一头传来了一阵摩擦声和脚步声,因为刺耳的缘故让李健良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搞的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李健良感觉自己都有点莫名的紧张起来了。

  「喂、喂……?」

  一个熟悉的,颤颤巍巍的少年音传来,李健良的背后一寒,猛地站了起来。

  「启人?!」

  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李健良几乎是吼出来的。这个玩笑可开的一点也不好笑,李健良甚至有些生气,气到恨不得马上就过去把那个绑匪打成肉酱。

  「啊……太好了、健……」电话那头,松田启人强忍住悲伤的声音特别明显,李健良的整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启人,你没事吧……不对,那个人没有对你做什么吧!?」李健良发现事态不对,赶紧先询问起对方的安危。

  「……没、没事,只是被绑起来蒙上了眼睛,这里好冷……」松田启人吸了吸鼻子,努力使得自己的声音镇定下来,但是这样反而使得电话那一头的李健良更加紧张起来。绑起来?蒙住了眼睛?看来这是玩真的……

  李健良现在打算一边和启人聊天一边跑去警察局,不过很快他就发现绑匪似乎比他想的要机智很多。

  「寒暄就到此为止了,你想救他吗。」电话已经换到绑匪,李健良隐隐约约听见了启人的惊呼。

  「说吧,你的条件。」李健良咬咬牙,忍住了肚子里的怒气,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平时还冷静。

  「首先,你要是敢报警的话——」

  「疼!」

  绑匪话音一转,就传来了启人的惨叫。李健良倒吸一口冷气,这种曾经在电影里面见过的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好我答应你不报警,不过我能请你们不要再对他出手了好吗,你要什么,我一定给你。」尽管已经恼火到一拳头砸到墙上,但是李健良的语气听起来还是那么镇定自若。他很害怕,害怕启人遭受任何伤害,要是启人因此蒙上了不能消散的阴影,他肯定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哈,悟性挺高啊小伙子。」绑匪却兀自冷笑了声,不知道为何李健良觉得这种笑法有些……耳熟?「带上你所有的银行卡还有信用卡,到xx区xx楼地下停车场来,当然还是那句话——你敢报警,boom,你老婆的命就没了。」绑匪好像还很轻松的样子,甚至话里都带着笑意。

  对于李健良来说这真的一点也不好笑,看来绑匪手里还有枪。「好,我一会儿就来,请不要再伤害他了。」李健良拿起车钥匙,匆匆忙忙的披上外套,同时绑匪也挂了电话。

  「启人……」有些担心的念叨了声对方的名字,李健良简直懊悔到恨不得对着自己的脸上打个十几巴掌。要不是今天自己没有送启人回家,启人也不会遭遇这种事情。李健良现在就像热火上的蚂蚁,急的头发都要烧起来了,完全没办法思考,他只想早点把启人救出来,钱算什么,反正他也不差那点钱。

  但是启人只有一个。

  急匆匆的驾着车来到绑匪说的地方的时候,距离自己知道启人被绑架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中途李健良有试着照着对方的号码——也就是启人的电话号码拨回去,却永远都是忙音。

  指定的地方是个曾经的工厂区的办公楼,当然因为这一块被划定以后要建公路所以已经荒废了一段时间。通往地下停车场的路都被杂物给封住了,车开不进去,几次尝试无果的李健良不得不下了车,徒步进入地下停车场。

  毕竟已经年末了,天气早已冷的要开始飘雪,关上车门后李健良才发现外面飘起了有指甲盖那么大的雪花。他突然想起来,启人说了句好冷,回想了启人今天的装扮,穿的应该很暖和才对……

  李健良不敢往下想了,尤其是启人说过被绑住了手脚蒙上了眼睛……虽然启人确实是长的有些秀气,但是也不至于会被当作女孩子而被做了奇怪的事情吧?

  猛地摇摇脑袋,李健良赶紧打住了念头。一路小跑到停车场,李健良先是警惕的躲到一个柱子后面藏住了身影,随后仔细听起周围的声音。

  太安静了,似乎只有自己的呼吸声一样,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李健良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地下停车场虽然荒废了,不过好像还通着电,顶上的电灯有一下没一下的闪着,还发出电流的噼啪声。

  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他拿起手机,再一次拨出了启人的电话号码。同时在这个停车场的另一端,响起了手机来电的铃声。

  李健良一下振奋起来,他紧了紧拳头,顺着铃声的源头找了过去。

  轻手轻脚的绕过几个柱子后,在李健良眼前呈现的却是一个大大的礼盒。真的是个十分大的礼盒,大的甚至可以让一个人把自己团一团然后塞进去。用红色的包装纸包着,上面还有和红绿相间的大蝴蝶结。

  可疑,太可疑了……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圣诞节礼物,李健良记得没错的话,明天就是圣诞节而今晚就是平安夜。这是几个意思,难不成启人还在这个里面不成?

  有些狐疑的李健良没有立刻打开这个诡异的大礼盒,反倒是又一次拨通了启人的电话,再把耳朵贴到盒子边上。

  震耳欲聋的音乐差点吓得李健良跳起来,他赶紧挂了电话。「启人……?你在里面吗?」李健良敲了敲盒子外面,低声询问起来,但是里面却没有传来回应,不过盒子却抖动了起来。

  启人在里面没错!

  一下子兴奋起来的李健良用手在包装纸上抠出了一个大洞,然后两下就扯开了包装,打开了盒子。

  盒子打开的瞬间,李健良受到了惊吓,甚至不受控制「啊!」的大叫出声。

  这个礼盒里确实装着启人,并且启人还是被红绿相间的缎带绑住了手脚,蒙住了眼睛以及被胶带封住了嘴巴,难怪发不出声音。重点不是这个,是启人居然还穿着圣诞节专用的红色毛绒小裙子,头上也带着红色的圣诞帽。

  what the f***???

  李健良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而且还都是发型特别风骚表情特别销魂的那种。此时的他根本已经不记得启人是被“绑架”了,他只想怒吼一句「这谁干的,简直干的漂亮!」

  「启人?!怎么回事??」李健良解开启人手腕上的缎带,然后慢慢把封住启人嘴上的胶带揭下来。「健……?!太好了,你真的来了!」松田启人从盒子里挣扎着爬了起来,十分感动的环住了李健良的脖子。

  「你没事就好……」李健良松了口气,拍了拍松田启人的背后示意对方安心。「我还以为健你不会来的……」松田启人似乎真的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死死地环住李健良的脖子不说,连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就像在哭泣一样。「怎么可能不来呢,你没有受伤之类的吧?」李健良一边说着,一边把松田启人从盒子里抱出来,牢牢实实的放在地上后顺便蹲下来把对方脚踝上的缎带给解开了。

  「呃……除了被狠狠地揪了耳朵外,再就是被换了衣服……」松田启人有些尴尬的把裙子往下扯了扯。「这裙子有点短……总觉得下面凉飕飕的。」松田启人用手紧紧的护着裙摆,随后也不敢轻举妄动。

  警惕的看了下周围,确认没人后李健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松田启人的肩膀上,随后拉起了对方的手。「诶?」松田启人被拉起手的时候愣了下,有些不解的看着对方。「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先走。」这么说着,李健良拉着松田启人就往外跑。

  逃跑的过程很顺利,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后,李健良赶紧打开副驾驶的门,催促启人赶紧进去,随后自己绕到另外一边准备打开车门。

  车门门把手上夹着一封红绿相间的信十分的显眼,李健良有些疑惑的取了下来,不过还是先坐进了驾驶室,并且锁好了车门才打开了那封信。

  「健,那是什么?」搓着双手取暖的松田启人,看见了李健良手里的信封。「不知道,我正打算看看。」一边说着,李健良一边打开了信封。

  「圣诞节快乐!喜欢你的圣诞节礼物吗,不用谢我!

                                   深藏功与名的H先生

                       以及    隐姓埋名的R先生」

  ……

  哈,这什么鬼?!

  而且“礼物”这两个字还被粉色的彩笔画了个圈圈起来,用箭头指向了另外一边的“启人”几个字。

  李健良内心十分复杂,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惊喜太大了,吓得他差点报警。李健良已经猜到了是谁这么“别出心裁”送了这么大一个“惊喜”给自己了。

  折起信封,李健良看了眼一边的启人,正带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自己,穿着合身的圣诞节小短裙,甚至还搭配了黑丝。

  李健良默默移开眼光,然后发动了引擎,但是没有把车开走。「抱歉啊健,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难得你能在平安夜休息一下的。」松田启人有些失落的低下头,带有愧意的说。「没事的启人,我倒是要感谢绑匪先生呢。」李健良望着启人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为什么要感谢绑匪……?」松田启人一脸不解,他皱着眉头,十分努力的思考着。

  可爱到犯规了啊。李健良有点忍不住,手不受控制的向下滑去护住了对方的后脑勺,然后自己撑起身体在对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圣诞节快乐。」李健良眸间流露出的温柔似乎要将这句话揉碎融化在其中。

  「唔……圣诞节快乐……」松田启人感觉自己的耳根都要烧起来了。

  外面的雪依旧还在飘洒着,看来今年的圣诞节看来也是银白色的。

——end

评论(4)
热度(23)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