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白魔不需要保护(骑士x白魔,腐向)

感谢大主教在我脑子空荡的时候给我提供了如此可爱的梗!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大概是有的吧(?)

#舍己为人型骑士x暴躁保姆型白魔

#脑子有洞

  【白魔不需要保护】

   白魔和骑士的孽缘,还得从某次临危受命说起。

   事发突然,一群古菩猩猩聚集在一起,挡住了冒险者们的去路,并且给巨龙首营地构成了不小的威胁。骑着陆行鸟路过的白魔刚好撞到了这件事情,一边抱怨着麻烦一边加入了驱赶大嘴猩猩的小队。

  翻身跳下陆行鸟,白魔抽出背后的杖子,低声念出早已烂熟于心的咒语,对着被猩猩群围殴的骑士上了个石肤。在白魔加入之前,小队里唯一的骑士一直靠着召唤那半生不熟的医术而支撑着。但是召唤师毕竟不是专业的治疗职业,骑士的状态眼见越来越差,似乎连举起剑挥砍的动作都迟缓了下来。

  “坚持住啊你这家伙!”白魔朝着骑士的方向跑了几步,接着挥动幻杖快速的念着咒语,柔和的光芒从幻杖中散发出,然后围住骑士的四周。

  以太流入骑士的体内,使得骑士的伤口快速的愈合起来。召唤见状赶紧转移火力和黑魔一起对着猩猩们一顿狂轰滥炸,白魔也不敢怠慢,举着幻杖不停的念着咒语为骑士治疗伤口以及补充体力。

  “谢谢。”将剑刺入一只古菩猩猩的体内,骑士回过头给了白魔一个感激的笑容。“别分心,小心背后!”白魔一点也不领情,表情严肃的朝着骑士大喊。

  福尔唐家的士兵也得到消息赶来帮忙,还有一些同样也是路过的冒险者们加入了战斗,很快古菩猩猩们的数量优势就被压了下去。骑士的仇恨也被战士拉走一部分,白魔紧绷的神经也稍微有点松懈下来。

  随着黑魔的动作落下,火焰腾升而起,在白雪作为背景的称托下显得格外耀眼。火焰扑向正欲抽打骑士的古菩猩猩后背,魔物哀嚎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呼……终于打完了……”已经精疲力尽的召唤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随后又因为太凉了又跳了起来。黑魔表情不悦的拉了拉帽檐,随后拎住了不安分的召唤一顿数落。“辛苦了大伙!”战士抡着斧子转了一圈,随后插在雪地上,大手一挥俨然一副领导者视察的样子。“痛死我了,学者你看看我是不是这里折了!”武僧举着刚才被魔物抽打的青紫的手臂,凑到学者面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学者翻了个白眼,合上写满咒语的书结结实实的给了武僧的额头一击书脊重击。

  骑士默默的挂着微笑看着这群临时聚集起来的队友,作为这场临时恶战中受伤最重的人,骑士已经感觉到自己脑子开始模糊了。即便有着白魔的应急治疗,但是人受伤就需要时间去修养,即便是最耐揍的骑士显然现在也需要休息。

  库尔札斯中央高地从来就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这里白雪皑皑,总是隐藏着各式各样的危机。

  “你没事吧?”白魔收起自己的幻杖,走到骑士身边,有些担心的询问到。“没事,刚才谢谢你。”骑士理了理自己身上有些破烂的甲胄,朝着白魔行了个礼。“下次注意点,身边没有治疗职业的时候不要这么随便硬冲好么?”白魔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和善,他的表情看起来相当的不爽,眼睛一瞪吓得骑士动作都僵了下。

  这是骑士第一次遇见这么脾气不好的白魔,在骑士的印象里白魔都是温柔并且冷静的人。当然骑士自己也是个老实温顺的骑士,听了白魔的教训也只好乖乖点头。看见骑士这副温顺又可怜的模样,白魔也有些心软下来,他一边嚷嚷着“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没有我这样好心的路过白魔帮你了。”一边拉过骑士开始仔细的疗伤。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出于本职精神,白魔也并不吝啬自己的魔力,不停的咏唱咒语帮助骑士恢复伤口。温暖的魔力在骑士体内流窜着,让骑士肢体的疼痛感减轻了不少。

  在福尔唐士兵那里领取了自己的奖励后,各路冒险者都纷纷散去各干各的事情去了。白魔本来是要去魔杜纳的,现在事情结束后他当然还得继续赶路。稍微叮嘱了几句这个有些笨拙的骑士后,白魔牵住了自己搭档的缰绳,正打算骑上去——

  潜伏在那之后的魔物,张开了血盆大口。

  “白魔,危险!”眼尖的诗人惊恐的大喊出声,白魔愣了愣,有些迟疑的转过身,巨鳄张开的大嘴正对着白魔,尖牙闪着有些炫目的光芒。

  一时吓懵的白魔连幻杖都来不及抽出,陆行鸟尖叫着想要保护主人,勇敢的身姿却在巨鳄面前显得那么的渺小。眼看着那张大嘴就要吞下白魔,诗人不忍心看下去,沉痛的偏过了头。

  “锵!”

  疑似是某种重击打在盾牌上的声音使得白魔回过了神。仔细一看自己的身体四周浮现了一层由以太构成的坚实护盾,魔物的牙齿都被护盾崩掉了两颗,护盾由一条细小的以太连线牵引着,线的另外一头是嘴角已经渗出血丝,正苟延残喘的骑士。

  是骑士的「保护」,骑士在危机关头把伤害从白魔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还愣着干啥,快跑啊!”并未走远的战士在听到诗人尖叫后立刻跑了回来,抡起斧头就给了魔物脑袋一下。白魔扯过自己的陆行鸟搭档,快速的跑向了脸色苍白的骑士。

  战士和诗人合力弄死了魔物,这个时候骑士的保护技能也解除了,以太形成的坚盾化作碎片散去,骑士的剑插在地上,靠着这把剑的支撑才勉强维持了一个半蹲的姿势。

  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在受到新的冲击后全数裂开来,骑士浑身痛的已经要说不出话来了。

  “喂,你这家伙没事吧?喂……喂!不要死啊?!”

  这是骑士失去意识之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巨龙首营地的床上。

  房间内灯油上的火星摇曳着,发出温暖的光芒,橘色的光辉把房间黑青色的墙壁照耀的有些温馨。尽管此时骑士的后脑勺有些钝痛,但他还是推开了被子坐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仔细包扎过了,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骑士活动活动了手臂,似乎感觉比之前轻松了很多。

  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把自己弄到这里来的,骑士看了看四周,似乎谁也不在。有些不明不白的抓了抓头发,他打算起来活动活动。

  “别动!”突然传来一句呵斥让骑士的动作顿住了。骑士眨了眨眼,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浑身散发不可视黑暗气场(划掉)的白魔正十分生气的瞪着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我准你动了吗!”白魔看起来相当生气,拿起幻杖似乎就想对着骑士一顿猛抽。

  望着不明所以怒气冲冲的白魔,好脾气的骑士又默默的缩回了床上乖乖躺好,假装自己没有动的样子。白魔隔着被子用幻杖戳了戳骑士,随后叹了口气,再一次念出咒语让以太包裹住骑士的身体。

  原来是这个坏脾气的白魔一直在照顾自己?骑士一边享受着温和的魔力流窜,一边思考到。

  “好了,等明天你就能拆掉绷带了。”白魔打断了骑士的思绪,说到。“非常感谢您,先生。”骑士半撑起身体朝着白魔露出一个感激不尽的表情。白魔双手环抱,侧过脸十分不屑的冷哼一声,在不远的桌边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意外的沉默了下来,骑士自然是十分感激这位白魔先生的。两人素不相识却被对方照顾了这么久,受到良好礼仪教育的骑士此刻的感激之情犹如泉涌。可是……白魔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骑士张了张嘴,硬是把那些华丽的形容词给吞回了肚子里。

  “那个时候,是你给我套上了保护?”白魔端起桌上的茶杯,吹了口气,氤氲的热气散开来。骑士回想了下,然后点点头。“砰!”白魔把茶杯重重的砸回桌面发出巨响,骑士缩了缩脖子,内心一片茫然表情一脸懵逼。

  “我看起来很弱吗!一个浑身是伤要死的骑士和一个活蹦乱跳的健康白魔谁更容易接下一个并不是很痛的伤害?!”白魔指着自己的脸质问骑士。“呃……我也没有多想,毕竟保护别人是我的职责……”骑士抬起手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解释道。“哦,你的意思是这样我就会感谢你吗?谁会感谢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白痴骑士哦?”白魔双手叉腰,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骑士。

  仔细的琢磨了下白魔的话,骑士恍然大悟,原来白魔是在担心自己。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自己分析出了这种想法,总之骑士自己内心松了口气,至少不会因为自己自作多情而被骂了。“少自作多情了,我需要你的保护吗?需要吗?我可是白魔——”抬起手,白魔给自己加了一个石肤。

  骑士现在不是很懂眼前这个白魔,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自己保护的人没受伤骑士心里就很满足了。“总之你没事就好啦,嘿嘿。”骑士仰起头,朝着白魔露出一个看起来十分傻的笑容。

  “你!!”不知道为何白魔却更加生气了,气的脸都红了。他突然慌乱了起来,急躁的转了几圈眼神不知道放哪里好。白魔现在也不是很懂这个骑士,在他看来这就是个为了别人的安危却不顾自己身体的傻缺,并且脑子相当的不灵光。

  就在白魔正处心积虑的翻着内心的词典想要继续反驳骑士的时候,骑士却岔开了话题。“哦?我的盔甲你也修好了,真是太感谢了!”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摸了下来,抓起一边被擦的干干净净的精骑战铠夸赞到。“……”白魔突然觉得有点头疼,他真的觉得眼前这个骑士的脑壳里塞的是一团果冻怪。

  “我已经没事啦,毕竟白魔先生你把我护理的很好嘛。”骑士笑着说到。“我才没有!”条件反射性的反驳了一句,白魔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骑士总算是摸清楚了这位白魔的性格,大概就是口嫌体正直的类型吧。一边琢磨着白魔的性格骑士一边套好了盔甲,稍微活动了下四肢,骑士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神清气爽过了。

  偷偷看了眼骑士,白魔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声,当然骑士也被白魔别扭的咳嗽声吸引了注意力。“既然你看起来没死那我就走了。”一边说着白魔站起来背起了自己的行囊,骑士眨了眨眼睛,伸出手臂拦住了他。“你要去哪儿?”骑士出于习惯询问了一句。“我为什么要……魔杜纳丧灵钟,怎么了?”习惯性想要顶嘴的白魔话到嘴边不知怎么却转了弯。“真巧诶,我也要去那边,不如一起?”骑士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邀请到。

  “谁要跟你一起去?!”白魔恼怒的抬起朝着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的骑士大喊。“万一遇到什么事情,我还能保护你呀?”骑士依旧波澜不惊的笑着,眼瞳里却带着莫名的深意。“我才不需要你保护啊!?”白魔提高了分贝,震耳欲聋的声音差点震碎了巨龙首营地所有的玻璃窗。

  结果骑士还是死缠烂打的跟上了白魔,多次驱散「骑士debuff」无果后,白魔默认了和骑士组成了小队,走向了通往魔杜纳的道路。

End.

评论
热度(13)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