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黄昏的终焉]Change

*原创设定

*玖姨和瓜瓜生日,点梗性格互换

*因为某瓜老是哼哼哼的所以先放部分出来

*if线

_(:з」∠)_ok就下滑↓↓↓

————————————————————

  如同平常一样的温暖阳光和蓝的透彻的天空,在holy castle花园里的树上睡了个回笼觉的现任天使长霍华德?闲的发霉?因为太无聊所以要找点事做,有些心血来潮的飞回了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有进去过的工作室了。

  打发无聊时间最好的事情,莫过于一边看着后辈努力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一边在他边上说风凉话。这可不是因为霍华德有多讨厌法雷尔,而是因为太过于“宠爱”所以光明正大的把所有分内的事情推给了下属,毕竟对方可是没有怨言也没有抵抗嘛。

  霍华德缓缓的扇动着洁白的双翼,然后轻轻的落到了房间的窗台上——也是法雷尔的办公桌所在的位置。窗户没有关,但是窗帘拉着,随着微风轻轻的摆动着。

  “哟,法雷尔,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霍华德侧坐在窗台上,一把拉开窗帘一副好不悠闲的样子。他敢肯定他自己现在的表情欠打的可以,但是他却没有听见笔杆折断或者一声重重的咳嗽。

  房间里空无一人,一丝不寻常的感觉从霍华德心中升起。

  因为这个时候,大天使法雷尔是一定会在这里奋笔疾书的,无论风吹雨打,尽管holy castle永远都是晴天。

  但是他居然不在?霍华德有些顾虑的捏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同时,在位于北方Red Land的第二龙帝领地——

  提前结束了任务的银获得了几天较为短暂的休息日,前几个星期在出任务时几乎没有合过眼睛,因为过度疲倦导致她到家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跟父亲斯图尔特问个好就倒在自己房间门口呼呼大睡,这可是把心疼女儿的龙帝爸爸吓得不轻,把女儿安顿进她自己的房间后,斯图尔特下令整个殿内都不能发出大声响,以免吵到大小姐的休息。

  其实,在几分钟前,银还算睡的比较沉,不过她在梦里总觉得,好像有谁在盯着她。

  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真的非常强。

  警惕性很高的银很快就从睡梦里清醒过来,她能够很明确的感觉到背后有人盯着她,让她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

  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动作迅速的掀开了被子并且从枕头下摸出了一把匕首,朝着目标刺过去。

  “?!”然而银看清楚是谁后赶紧侧身一个空翻,匕首被扔出去直直的插在地板上,而银则是安全的落地,径直站了起来。

  “法雷尔……哥哥?”银的脸上罕见的堆满了疑惑。“呀小银,下午好哟。”法雷尔站在银的对面,向着对方打招呼。

并且附带了一个爽朗过头的笑容。

  银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她感觉自己仿佛睡糊涂了。“……”银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对方,并且感受着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魔力波长,没错,确实是法雷尔本人。

  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简直可以用诡异来形容。突然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房间,门应该是锁上的……那么……

被风吹起来的窗帘似乎给了银答案,不过银更加奇怪了,法雷尔是会翻窗户的人么?这倒不如说更像是……

  “小银,你怎么了?”法雷尔看见银在沉思,不由得走近了对方,并且自然而然的手掌就搭上了银光滑的肩膀。

  “啪!”银用力拍开了法雷尔的手并且警惕的后退了两步,如果是平时的法雷尔,别说翻窗户了,连讲话都不敢看着自己的眼睛。这种看似随意的肢体接触但是根本来说明明就是性骚扰的行为,简直跟……

  跟雷纳德一模一样。

  “小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生气?”法雷尔捂着被拍红的手背,有些委屈的。“……”银默不作声的蹲了下来,然后把插在地上的匕首拔了出来,刀尖指向法雷尔厉声质问:“到底怎么回事?”

——————————

  一个月一次的报告上交期就是今天,伊洛尔早早地就整理好了报告文件,准备去上交给塞尔诺。

  即便是有着莫名的技术导致雾雨所处于空间的夹缝中难以被发现,但是似乎也受到了holy castle的天气管辖。这里时常都是四季如春,尽管是在这样冷漠无情的“工厂”的庭院里,依旧是热烈的开着各种缤纷鲜艳的花朵。

  但是伊洛尔可没有那个闲心去赏花,倒不如说他现在很忙,甚至都没时间去惋惜一下某个花粉过敏的清洁工。本来就因为某些原因导致传送出了点差错,害得他还得从后门绕进来。

  如果因此迟到塞尔诺要扣除自己的工资的话,他可是有着十足的理由向奈特举报这人绝对是因为疏忽才导致传送出了错把自己送到了雾雨所的后门。

  可以的话伊洛尔十分想直接飞过去,但是前几天他的翅膀因为战斗受了伤,如果再飞的话肯定会损坏,然后被送进医务部门——他可不想进那个地方第二次,也不想看见那群疯疯癫癫的实验部的傻子们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对着自己的翅膀动手动脚。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伤,过两天应该就好了。

  这么想着的伊洛尔加快了脚步,准备绕过中庭正中央的那个巨大的人工湖。

  “——”

  似乎是一声不怀好意的窃笑的声音掠过耳边,使得伊洛尔警惕的停下了脚步,开始注意着四周的一切。

  虽然是在本部,但是这里也不见得很安全,全瞻仰那位喜欢搞事情的大人,经常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忽然举行实力测试或者一些你追我赶的“小游戏”,轻则受伤重则扔进医务......实验部门治疗。伊洛尔在内心推测着,是不是那个人一时兴起,又开始举行什么活动了。

  这次是暗杀训练?还是躲避攻击训练?还是突发情况适应训练?

  不管怎么说,伊洛尔整个人都对着四周的一切警戒起来。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一个疏忽就会丢掉职位和性命,他也是拼了命才爬到了现在的位置,那位大人从来不讲道理,永远都是实力至上。不管怎么说,那位大人一定是在某个地方暗中观察着这一切,自己可不能让她失望。

  “——哈。”

  又是一声不怀好意的窃笑,这次不同的是似乎声音直接钻到了自己的脑海,些许魅惑的感觉令自己十分的不舒服。不过这一次伊洛尔已经大致掌握了对方的位置,他默不作声的缓缓的曲下自己的腿,早已龙化的双腿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使得他一跃而起,随后他指挥着空气中的风元素在自己手前汇聚成风刃,向着人工湖的中心劈过去。

  “哗啦!”平静的湖面被劈开,翻起的水甚至被强行开出一条路,湖底的石头都露了出来。翻起的巨大水花里伊洛尔能够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类似人的影子,随后被风刃分开的水又朝着中间汇合,一会儿后湖水翻起几个浪,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从空中飘下些许水滴,仿佛是一阵小雨,不过这只是风刃带离的部分水从高空洒下来而已,把四周连着伊洛尔自己都稍微淋湿了点。伊洛尔在边上默不作声的看着,继续在湖水里捕捉着人影。

  同时他也察觉了某些事情。

  这个人工湖以前是没有的,是后来......

  一个人影慢慢的从水底接近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伊洛尔甚至能看见墨绿色的长发在水里浮动的样子。

  “桂妮薇小姐,你为什么——?”

  这个人工湖,是奈特专门为了无法上岸的人鱼小姐桂妮薇所建造的。

  理了理湿漉漉的长发,桂妮薇趴在湖边的石头上,一脸笑着。但是从伊洛尔看来这个笑容,非常的不怀好意。他和桂妮薇接触的不是很多,但是她确实是个温柔的人,简直和这个地方非常的不搭。因为某些原因她一般很少被召回雾雨所,要召回也是有专人去接她上来的。伊洛尔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被奈特抱在怀里的人鱼小姐正对着自己投以友好的笑容,连奈特那张看起来恶劣的脸都似乎被羽化了。

  但是绝对不是这种奇怪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不舒服,简直跟换了个人似得。“你的眼睛真好看呢,伊洛尔先生。”桂妮薇扬着脸,对伊洛尔说到。

  “谢谢夸奖,桂妮薇小姐,不过......您不是,看不清楚么。”伊洛尔表情微妙的变了变,隔着一段距离盯着对方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桂妮薇沉下了脸,随后渐渐发出一串意味不明的笑声。

  “真是漂亮啊,要是挖出来的话......哈哈——”桂妮薇朝着伊洛尔的方向,伸出了手,长长的暗红色的尖锐指甲闪着清白色的光芒。

  不过对方在水里扑腾的鱼尾,以及两人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是伸出手,是没办法够到自己的。

  有问题,这个“桂妮薇”有问题。但是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测试后,迅速考虑了下自己的处境以及雾雨所的戒律后,伊洛尔后退了几步,决定不跟对方继续纠缠。

  顺便还得跟塞尔诺汇报一下这件事情。

——————————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无论是面容还是魔力波长,都无法否认是法雷尔本人,但是现在这个人正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匕首妄图解释什么,强烈的违和感让银纂紧了手里的匕首,和以往完全相反的角色偏差使得银没法相信眼前的法雷尔。

  “小银,是我啊,法雷尔啊。”法雷尔一脸惊恐的站在原地,双手举了起来表示自己并没有恶意。银并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要放下手里匕首的打算。

  现在银的脑子里一片乱麻,她也很久没有如此情绪激动了,甚至可以说是生气,她所尊敬并且仰慕的人,绝对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真是的,才多久不见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你是不是出任务伤到了脑子了啊?”法雷尔一边说着一边还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这一举动彻底打消了银的顾虑,她抄起匕首就朝着法雷尔刺去。“等等。有话......!”话还没说完法雷尔赶紧一个侧身躲开,然而锋利的刀刃还是刮掉了他额前的几根头发。

  要不是躲得快,估计就不是掉几根头发的问题了吧......法雷尔内心十分的惶恐。看来银并不是在跟他开玩笑,而是真的要对自己下狠手,法雷尔很是迷茫,头一次被银这么对待他是一脸懵逼的。

  然而银落地之后根本没有给法雷尔喘息的机会,再一次发起了进攻。“糟了......”法雷尔一边大呼不妙,一边展开了背后的羽翼扇动着浮在了空中并且再次躲开了银的攻击。“小银你先冷静下啊!”法雷尔一边试图安抚银的情绪,一边已经飘到了窗户边上,他已经盘算好了,一旦有什么事情,马上从窗户飞出去。

  为什么会这么生气,难道是传说中的女孩子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法雷尔现在自己也很讶异还有闲心东想西想,同时银的刀刃再一次对准了他,不过法雷尔躲了两次也算是摸清楚银并不是冲着自己的要害来的。“等等小银!”法雷尔突然举起一只手,示意对方停下来。

  银迟疑了下,倒也是收起了攻击的架势,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些许杀气。“那个啊......至少,先把衣服穿好吧,嗯,这样裙子飘来飘去的不......哇哦!”话还没说完,银那把附着了熊熊火焰的匕首就擦着法雷尔的脸飞出了窗外。

  “好险!!”差点就毁容的法雷尔背后都是凉的,热浪擦着脸掠过的温度还有些类似灼伤一般的疼痛。

  银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精神类攻击或者还在做梦,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刺痛的感觉告诉她这并不是什么梦境之类的。不过同时银也冷静了下来,眼前的法雷尔简直就像是雷纳德假扮的一样,就像是两人交换了灵魂......

  等等,交换灵魂?

  虽然可能性非常小,但是也许实际考察一下比较好。

  把法雷尔轰出了房间后,银一边换衣服一边开始琢磨雷纳德这个时候应该会在哪里。
 
——————————

  急急忙忙的赶到上司的房间门前,连门都没来得及敲伊洛尔就闯了进去。

  “哦呀,伊洛尔卿?这么急匆匆的是赶着干什么呢?”意料之外的声音响起,这时候他才发现奈特正翘着腿把脚放在塞尔诺的办公桌上,而塞尔诺则是冷漠的站在一边看着闯进来的伊洛尔。

  “奈特大人?!”伊洛尔显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可是很少在上交报告的时候遇到这位大人。“呃......抱歉唐突的打断了两位的谈话,这是我们小队收集到的情报。”伊洛尔说着递上了手里的一叠纸片。奈特朝着塞尔诺扬了扬下巴,塞尔诺就心神领会的从伊洛尔手里接过了报告,粗略的翻了一下后递给了奈特。

  懒洋洋的接过了报告,也只是随便扫了眼奈特就把报告扔到了桌上。“还是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啊,于是还有什么事情呢?”奈特似乎看穿了伊洛尔的心思,挂着一丝看起来还算和善的笑容询问到。

  “呃......刚才在来的路上遇到了稍微有点在意的事情,关于桂妮薇小姐的。”伊洛尔犹豫了下,但是还是说了出来。“桂妮薇卿?”奈特挑了挑眉,似乎提起了一点兴致。“刚才在中庭碰到了桂妮薇小姐,她似乎有点奇怪。”伊洛尔顿了顿,接着继续补充:“感觉跟平时的桂妮薇小姐不一样,笑的很不舒服......冒昧的问一下,桂妮薇小姐应该没有第二人格吧?”

  说完这番话后,伊洛尔勉强鼓起勇气抬头看了眼奈特,没想到对方却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连塞尔诺都微妙的露出了看似是不解的表情。“伊洛尔卿,你确定是在本部的中庭看见了桂妮薇卿么?”奈特把脚从桌子上放了下来,脸颊靠在一只手的手背上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

  “嗯,我还是很清楚自己没有中什么精神系攻击的。”伊洛尔低下头,语气十分肯定。“可是,如果妾身没记错的话,妾身并没有召回桂妮薇卿,也没有派谁接她回来啊?”奈特慢慢的说着,眼神里沉淀着质疑。

  结果解释了半天也没能说服奈特相信自己,不过似乎她也并不在意这件事情。悻悻的从办公室退了出来,伊洛尔再一次来到了中庭的人工湖边上。

  湖面平静的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甚至连气息都没了,让伊洛尔不由得恍惚起来,开始怀疑刚才发生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反正也跟我没什么关系……”一边喃喃自语的说服自己不要再去管这件事情,伊洛尔一边已经踏进了传送阵。比起这个,如何才能收集到对于奈特大人更加有用的情报才是当务之急,伊洛尔可不想下次报告的时候又被说搜集到的东西没用。

   ——to be continue...

评论(1)
热度(3)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