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黄昏的终焉]Chang(完)

#写在之前

还债性质,生贺拖了这么久很抱歉。

意味不明呢?

剧情反转,刀有,个人心情色彩有

那么下接↓

——————————

  向父亲斯图尔特简单的说明了下外出的原因后,在斯图尔特怜悯的注视下,法雷尔被银拖到了中层世界。

  记得上次是在伊比克利大陆把雷纳德跟丢的,早已习惯追寻雷纳德身影的银似乎就像在身上装了追踪器一样,开始摸着线索找了起来。

不过这次稍有不同,身边多了个吵吵闹闹画风不对的人。

  稍微有些恼火,但是银从表情看起来还是满脸波澜不惊。经过市场的时候因为有很多法雷尔没见过的东西他一直缠着银问来问去叽叽喳喳的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甚至还有些人类女性毫不遮掩的向着法雷尔表达自己的恋慕之情。

  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拽住法雷尔的手,银快速的带着这个四处张望的“好奇宝宝”穿过了人来人往的市场,来到了比较偏远的地方。向着边上的旅馆老板询问了下,银大致掌握了雷纳德的位置是在哪里了。

  “小银。”好不容易安静了会儿的法雷尔突然停下了脚步,叫起了对方的名字。“……”银没有回答他,但是停了下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今天这么生气,还拉着我到了中层世界来……不过,从刚开始你就一直拉着我的手没有放开,我还是很高兴的。”法雷尔的语调里透露着些许欣慰的感情,语气平缓的说到。银怔了怔,转过身来,发现自己的手依旧是紧紧的和对方的手扣着。

  “已经很久没有和小银单独出来过了……今天我也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但是小银我觉得我得借助这个机会,有些话必须得说清楚,不然一定以后,都没办法再说出口。”法雷尔抬起手腕,慢慢的动着手指,和银的手指交叉,最后自己的手心和银的手心贴在了一起。

  银抬起头,湛蓝色的瞳孔倒映着天空的颜色和法雷尔的身影,神色平静。“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非常非常的珍惜小银,绝对不会刻意的去伤害你的。”法雷尔用温和的声音,带着一丝微笑,缓缓的对着银说到。

 
  噗通。

  仿佛心脏漏了一个节拍,银有些慌张的偏过了头。

  如果是平时的法雷尔,这样的话是绝对不可能从他的嘴中说出来的。 虽然在银看来,法雷尔一直是非常温柔并且高大的存在,无论是自己小 的时候陪伴在身边的法雷尔,还是现在已经担任了大天使之职的法雷尔 ,这份温柔对于银来说从来没有改变。但是他也是一个非常不擅长表达 感情的人,如果说自己是对感情的封闭,那么他就是自律。

  银喜欢着,恋慕着这份温柔。

  尽管现在的法雷尔,非常的不像法雷尔,但是银还是被法雷尔的话弄 得思绪有些混乱。毕竟再怎么自我感情封闭的少女,在自己喜欢的人的 面前,还是会有无法防范的地方——甚至因为刚才那番话,银的腿都有些发软,耳朵更是因此而发着烫。

  “小银?”法雷尔看见对方半天没有反应,不由得担心的叫了下对方 的名字,并且关怀的弯下了腰凑近了对方的脸。“!”感觉呼吸越来越近的银突然肩膀一抖,抬头正好迎上了对方的双眼。

  太近了……

  好机会啊法雷尔!某个人的内心有一个声音正在叫嚣着,看见银并没有抵抗,法雷尔也是十分大胆的继续朝着少女的脸继续贴近。

  银的睫毛扑闪着,连嘴唇微微的抖动都被法雷尔看的一清二楚。少女茫然的盯着对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对方身体的影子中。

  连一指都不到的距离——

  “太好了银小姐我正在到处找你!”

  ?!?!

  说时迟那时快,银迅速醒悟了过来抬起手肘用力的朝着法雷尔的肚子狠狠地撞了一下,成功收到了法雷尔的一声吃痛的闷哼后,银绕过已经疼的说不出话并且缓缓蹲下来的法雷尔,朝着声音来源的地方看过去。

  黑发的青年正一脸尴尬的站在路对面的草丛里,绿色的披风几乎快和森林的颜色融在一起。“呃抱歉,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青年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似乎能看见他额头上滑下来的汗液。

  法雷尔承认他是头一次快克制不住想杀人的冲动,尽管他是从来不以恶意去揣测这个人,但是——这他妈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被会心一击的法雷尔捂着肚子,慢慢的站了起来。不得不说银的力量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亏的自己体质好,平时还有魔力覆盖在自己的身体四周作为防线,如果是一般人估计内脏都被打出来了。

  “有什么事么?”银似乎并没有在意法雷尔怎么了,径直询问起了那个人。然而对方还一脸(゜ロ゜) 这样的表情似乎还没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缓过来。

  “啊失礼了失礼了,咳。”派恩轻声咳嗽了一声,扒开草丛走到路上。“那个,早上我在外面的田里捡到了雷纳德先生,不过感觉他醒来后样子有点奇怪,正在想要怎么联系你来着。”

  这两人今天居然呆在一起?甚是稀奇的组合。法雷尔揉着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肚子,默默想到。

  “具体的情况,我觉得银小姐你还是自己去感受下吧。”派恩看起来非常的无奈,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一样。银点点头,跟上了派恩的脚步。

  一旁的法雷尔在内心向这个没事跑出来搅事的人翻了个白眼,他展开白色的羽翼追了上去。

  在路上,派恩大致给银讲了下雷纳德的情况——

  早上的时候派恩回旧房子这边取东西,然后在田里捡到了晕过去的雷纳德,然后等他醒了后雷纳德表现的非常的冷漠,看上去就像是失去了感情一样。

  当然,派恩十分冷静的把雷纳德安顿在了旧房子里,然后出来找银。他和雷纳德并没有接触过几次,但是雷纳德那吊儿郎当的性格派恩可是清楚的很。

  听了派恩的话后,银更加确信了自己之前的推测,似乎是某种力量,使得法雷尔和雷纳德两人的性格对调了。不过要怎么恢复,完全没有头绪。

  银的脑袋有些隐隐作痛,一个OOC的法雷尔已经够她受的了,再来一个OOC的雷纳德,银感觉自己都要偏离角色设定了。

  然而沉默的法雷尔倒是有着另外的打算,老实说他和雷纳德结下的梁子还真不少。抢了自己的武器不说,还妄图抢自己(未来)的女朋友,总之他和雷纳德的相性那是要多差有多差。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最好就跟雷纳德做个了结。

  推开已经有些破旧的木门,银大步走了进去,接着派恩也跟了进去,而法雷尔因为银的命令只能站在外面等。

  于是他只能看着派恩做出一脸抱歉的笑容关上了这个破破烂烂的木门。

  什么鬼哦,毫无自觉的大天使就这么顶着一张英俊的脸,穿着合身而昂贵的西服,没有任何形象可言的靠着土墙蹲了下来。

  这架势要是被霍华德看到,估计是要被炒鱿鱼的。然而现在的大天使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也不在乎因为翘掉工作明天可能会被自己的同事摁在地上摩擦。

  另一边的屋里,银一进去就看见一脸漠然的雷纳德坐在床边,原本就是灰色毛发的他却因为那一份违和之极的忧郁看上去整头狼都灰不溜湫的。

  银觉得这份违和有些搞笑,但是她又笑不出来,倒是一边的派恩看了眼雷纳德,笑意那是憋都憋不住。

  “雷纳德?”银走上前按住对方的肩膀,晃了晃。“……嗯。”雷纳德没有抬头,只是轻哼了一声作为回答。“……噗。”派恩实在是觉得这种高冷的风格和雷纳德的性格十分不搭,背着两人靠在角落憋笑的眼泪都要掉出来。

  银已经没有心思去训斥这个不看气氛的派恩了,她集中精力感受着雷纳德散发出来的魔力波动——没错,确实是那个雷纳德,然而眼神躲躲藏藏,身上挂着莫名其妙的冷漠气场,简直就跟法雷尔如出一辙。

  今天大概是诸事不顺的一天,银有些心累。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得弄清楚——“你怎么会倒在外面?”银直奔重点,开口询问到。

  “我——不知道。”憋了半天雷纳德就憋出了这么几个字,他拉耸着脑袋和耳朵,连尾巴都无精打采的瘫在床上。平时话唠的不行的雷纳德变成这副样子,银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可是无论是法雷尔还是雷纳德身上,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干涉的力量,也没有找到被人下诅咒的痕迹。银不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两人性格对调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可能会非常的棘手。

  怎么办?

  银尽可能的让乱糟糟的脑子冷静下来,开始思考其中的原因是为什么。不过她根本想不出来为什么,毕竟她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奈格纳啊啊啊啊啊啊!!!”

  又来了,这是今天第几次了?银有些头痛的皱起眉,尖叫的声音恨不得刺穿耳膜,朝着这里越来越近。

  砰的一声巨响,原本就摇摇欲坠的破门在冲击力的作用下完全被撞成了一堆破烂木头。惊惶失措的少女手里举着一根树枝,二话不说就冲着派恩狂奔过去。

  “等等艾莉?!”派恩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胃,并且想跑——可惜他根本没有退路,于是艾莉一头撞到了他的身上。

  “好痛——!!”派恩吃痛的惨叫在天际回荡。

  因为里面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外加门也破了,法雷尔有些好奇的探出头看了下,然后他似乎看见了派恩的灵魂从口中吐了出来,慢悠悠的离开了他的身体……

  “奈格纳,桂妮薇她!桂妮薇她!!”艾莉骑在派恩身上,揪着派恩的衣领一边拼命的摇晃,一边急切的说着什么。“……”目睹一切的银和雷纳德非常默契的选择了沉默,外加在内心给派恩点一根蜡烛。

  “这位小姐,你再摇晃他他大概就要飞向美丽的天堂了。”法雷尔有点不忍心,拍了拍艾莉的肩膀提醒到。“奈格纳你振作点啊!”艾莉一头狠狠地磕向了派恩的额头。

 
  后来,派恩说自己在那一瞬间看见了素未谋面的爸爸妈妈并且被他们一巴掌给扇回了现实世界。

  粗略的给两位人类朋友的额头做了简略的包扎后,法雷尔十分冷静的站在了两个人的中间以免这位莽撞的小姐又对这位刚清醒的先生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动作。同时他也侧目打量了眼一脸冷漠的坐在床边的雷纳德,对方则是紧紧的盯着站在一边的银,不管怎么样法雷尔心里还是非常的——不爽。

  “艾莉你的意思是,桂妮薇变得不像桂妮薇了?”从艾莉唧唧歪歪说的一大串话中,派恩总算是理清楚了其中的缘由,还得自己手动过滤一下艾莉的痴汉词汇才得以得出结论。“那不是温柔的桂妮薇……是恶魔啊!”少见的,艾莉的眼眶有些发红,揪着自己的裙边大喊出声。

  “没事的,一定是哪里出错了,艾莉你别哭嘛。”派恩放低语调用温柔的声音安抚着对方,并且试图伸手抹去对方眼角的泪水。“我才没哭!”艾莉抬起头一脸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派恩的样子,让派恩赶紧缩回了手。“看来,受影响的不止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边思考许久的银向前走了两步,同时用眼光瞟向了法雷尔和雷纳德。

  顺着银的目光,派恩和艾莉也跟着看了眼这两个人。巧的是,雷纳德也刚好意识到了什么,对上了法雷尔充满了不爽的眼神。

  “.…..”

  “……”

  无形的硝烟似乎从两人眼神交接的瞬间就燃了起来,但是很微妙的是两人都没有讲话,只是用眼神交流着什么。

  “还真是有够不妙呢……”派恩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有些忧郁的。“哈?!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倒是桂妮薇她——”艾莉有些气急败坏的,随后被派恩捂住了嘴巴。当然,在这之后派恩就被狠狠的咬了手。

  雷纳德腰间挂着的,正是那把被夺走的「女神之泪」,即便是被布裹得严严实实,那散发出来的强大魔力还是无法被封印在其中。“我现在可没心情陪你打架。”首先开口的是雷纳德,淡漠的话语宛如一巴掌冷不丁的甩在了法雷尔的脸上。

  “你!”法雷尔身上都被他激出了噼里啪啦的电光,眼看着就要冲出去,银伸手拦住了他。“冷静点啊法雷尔先生,这一点都不像你啊?”一边的派恩也站了出来堵在两人的视线之间。

  似乎有点,哪里不同……派恩的这句话,让法雷尔稍微冷静了下并且思考了起来。

  “总之艾莉,我们先去看看桂妮薇的情况吧?”派恩和银交换了一下视线,随后对艾莉说到。

——————————

  蔚蓝色的海面翻着白色的浪花,海风轻轻吹拂着,一切的显得那么的美好平静。

  至于这一片和谐之中的不和谐,大概要算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围着海滩边上大喊“桂妮薇”这种扰民的事情了吧。

  “说来银小姐,今天的法雷尔先生和雷纳德先生给人的感觉有点不一样啊。”寻找着桂妮薇的同时,派恩也抽空问起了银。“你也发现了?……”银有些吃惊,随后又沉默了下来。“要我说的话,他们就像是……”

  “性格互换了!”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出。

  有时候派恩自己也很吃惊,与这位接触不多的龙族女孩子却有着让自己都惊异的同步率。如果有宿命论的话,那么在久远的以前,两人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思绪就此打住,当务之急并不是去考虑这些。派恩使劲儿甩了甩脑袋,把自己奇奇怪怪的想法甩到了脑后。

  “但是,性格互换这种事情,真的能够做到吗?”派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以人类的角度来说,这是很难办到的事情吗?”银歪了歪头,反而甩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不是很擅长魔法,所以觉得很不可思议……难道在银小姐看来,这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银摇了摇头。

  “果然……必须得是力量十分强大的人物才能办到吧。”派恩皱起眉头,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陷入沉思。

  强大的力量?

  脑海里似乎某个人的影子摇曳了下,如果是她的话倒不是做不到……可是,理由?虽然她为了取乐也是非常的无厘头,但是这样做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吧。

  银否定了那个人的影子,随即又进入了迷茫。

  至于派恩因为思考的太过入神,似乎忘了雷纳德一直也跟在自己这边,雷纳德的眼神跟着派恩的身影晃来晃去,最后被走路不看路派恩撞了一下。

  “啊抱歉抱歉……”派恩心不在焉的说着,绕过雷纳德继续往前走。“……”雷纳德似乎表情微妙的变了变,一把抓过了派恩的衣领。“???”派恩一脸茫然的被拎了回来。

  “你们在找的,是这家伙吗。”雷纳德指了指一堆礁石之上的影子。

  视线所及的地方,墨绿色头发的人鱼少女正坐在黝黑的礁石上面,背对着人群,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随着悠闲的海风而来的,则是甜美的歌声。但是这歌声并不是通过神经传入,而是直接越过听觉神经钻进了脑海。

  如同童话里诱惑船员的,来自深海的「怪物」——塞壬的歌声一般。

  “派恩!”迅速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太对劲的银朝着前面的人大喊出声,可是这名人类似乎已经先自己一步,落入了圈套。

   “盖伊?”派恩迷茫的睁着双眼,他并不觉得自己的眼前蒙有一层薄雾有什么问题,他只觉得,那个人现在万丈高的悬崖边,很危险。

  那张熟悉不过的,还有着些许稚气的脸,正扬着柔和而温暖的笑容,朝着自己招手——在那深不见底的深渊边上。

  似乎下一秒那轻飘飘的躯体就会坠入其中。

  已经顾不得去思考了,派恩冲了出去,但是无论他怎么用力的奔跑,眼前那一段并不算长的道路,却丝毫没有前进的样子。仿佛自己只是在原地踏步一样,景色也丝毫没有变化。

  “回来,盖伊!那边很危险!!”派恩几乎是嘶吼着,想要跑过去把他拉回来。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派恩的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不要靠近我。”盖伊依然是挂着笑容,却吐出了刺耳的话语。“我已经没有资格被你触碰了,因为……”

  “我是恶魔哟。”

  “盖伊!”派恩用力的挣脱了束缚,冲了出去。就在伸手就要够到对方的瞬间,盖伊如同失去了重心一般,从悬崖边上坠入了漆黑的深渊中。

  甜蜜的歌声还在脑海里回荡着,然而派恩的脑子却同时响起了密密麻麻的,刺耳的鸣叫。

  “啊啊,好痛啊。”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派恩跪在了地上。心脏宛如被刀绞一般,扯着浑身的每一个器官都痛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如此的无力无力无力呢为什么你没有办法拯救我拯救我拯救我呢你所说的爱爱爱爱仅仅只是这么一回事吗你可是首领哦连我都拯救不了的你该如何如何如何去拯救这个世界的人民呢』

  尖锐的话语源源不断的在耳边缠绕,听起来有点像盖伊,又有点像凯瑟亚。

  “不要说了!!!”

  脑海里乱作一团,歌声、耳鸣和怨念的声音此起彼伏,仿佛要把自己的神经撕碎。

  “遇见你真是我人生最大的不幸呢,奈(派)格(恩)纳。”

  “啊啊啊啊啊啊啊!!!”派恩难以忍受的,痛苦的嘶吼出声。连视线都被满溢而出的泪水给模糊,甚至连那微薄的光线也黯淡了下来,已经无法思考了,五脏六腑全部刺痛着,连呼吸都难以维持,意识都开始散乱。

  绝望,四周被绝望的蜜味给浸泡着,派恩感觉自己身下的土地已经消失了,只剩下自己轻飘飘的躯壳在这之中不断的下沉,下沉,下沉……

  更加复杂的事情,不想去思考,就这样落下去,似乎就会变得更加美好呢。

  『没有你存在的世界会更美好呢,嘻嘻。』

  “啪!”

  清晰的痛感从脸颊传来,派恩艰难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漆黑的深渊,而是被夕阳染的橘红色的天空。

  神,这是奇迹——?

  派恩的脑子里还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然后另外一边又传来“啪”的一声,接着另外一边的脸颊也传来了炙热的感觉以及疼痛。

  好疼……

  “……你力气小点啊。”“我的手也打的很痛好不好!”“他好像醒了。”似乎有人在说话。

  “还不够清醒啊,再来一巴掌试试?”

  ?!

  派恩猛地坐了起来,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效果不错。”冷冰冰的女声响起,派恩分辨了出来,是银的声音。“太好了,派恩先生,我还以为你要溺死在海里呢。”有人扶住了自己的手臂把自己从水里捞了起来。

  溺死?水?海边——啊……

  恍然大悟,派恩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塞壬的陷阱。“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吗,刚才看你在那边又是跑又是跳又是哭又是喊的,银和那家伙拉都拉不住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扶住派恩的法雷尔关切的问到。

  这两人性格还没换回来啊,派恩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没事……大概是我中了精神系的攻击,看见了一些不太舒服的东西……”派恩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是关于盖……”还没说出口法雷尔就感受到了一阵浓烈的寒气从背后袭来,一看是抱着晕过去的桂妮薇正黑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

  “也就是说,除了法雷尔先生和雷纳德先生性格互换了之外,似乎桂妮薇小姐也和谁互换了性格么?”听了下来龙去脉,派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我跟这家伙换了性格?”似乎法雷尔并不能接受这件事情,而雷纳德那张冷冰冰的脸也微妙的变了变。“看来被换的双方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呢。”艾莉抱着桂妮薇坐在海水里,带着有些嘲讽的表情。

  听法雷尔说,是他把桂妮薇打晕后才得以让自己解除了精神错乱状态。如果是平时的桂妮薇,怎么会用自己动人的歌喉去引出自己内心最为痛苦的记忆。

  回想起来那个幻境,还是让自己的心头颤动,不过脸颊上残留的疼痛还是提醒着自己那只不过是个噩梦罢了。

  “我怎么可能会是他那样冷冰冰毫无乐趣的人!”

  “我也不可能是他那样轻浮没有内涵的人。”

  法雷尔和雷纳德互相看着对方,仿佛是在宣告什么一般的一本正经的说着。不过这份莫名其妙的默契因为违和感太强,导致除了银的另外两人都不得不转过头去憋笑。

  “这可真是有趣极了。”银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动,语气也平静的一如既往,完全没感受到这人有任何开心的感觉。

  “你这个假正经的家伙,我早就看不顺眼了……今天就来好好决斗一番吧!”说着法雷尔手心就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闪出电光,而雷纳德也把手放到了女神之泪的把柄上,下一秒就能抽出来向着对方劈过去。

  已经忍了一路的银也有些忍无可忍了。

  “够了!”银不耐烦的跺了跺脚,一些沙子被翻了起来。“小银,这家伙他……!”法雷尔气急败坏的指着雷纳德,而雷纳德则是一脸冷漠的样子似乎懒得理这个人。










  “这样虚幻的幸福,我不需要。”银坚定的转身,随后身后的法雷尔,雷纳德,艾莉,派恩都一脸吃惊的看着她。

  “银小姐,你说什么呢……?”派恩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担忧。“难道你也中了精神攻击么?”

  ……

  是啊,从一开始,这就是……

  少女向着自己的前方踏去,天空开始出现了裂痕。“小银,不要再前进了!”熟悉的声音嘶吼而出,身后却传来了火焰的温度。

  从一开始这就是虚假的,被置换的……

  红色的身影仍旧是头也不回的,坚定的向前走去。“银,你……这样是会永远的失去这唯一的……”

  声音已经无法传达了,取而代之的是肉体被烧焦的声音,以及什么东西崩离破碎的声音。

  自己从来没有祈祷过这样被置换的幸福。

  宛如身处无尽的深渊中一般,少女面色平静的向前走着,伴随她的只有鞋跟落地的声音,以及齿轮嘎吱嘎吱的声音。向前或者向后,都是一片漆黑。

  即便如此,我也会……

  End

评论
热度(1)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