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黄昏的终焉]say hello to goodbye

-谨此告别过去

  身体轻飘飘的,就好像在风中摇曳的羽毛一样,在无法看清四周的地方,缓缓的下坠着。无论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四周的一切都是某种难以被看清并且难以被理解的“黑暗”。

  想要大喊出声,但是喉咙似乎被堵住了。接受了某种事实的他,只能随着这飘渺的感觉,不停的在深渊里往下坠落,坠落,坠落。

  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连简单的动动手指都变得那么困难,更何谈想去在这之中找到什么东西给抓住。这里是哪里?深渊之下的是何处?还要这么下坠多久?——似乎在这之中,只有自己的思考功能才是完整的。并且在这安静出奇的地方,思绪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这是梦境,稍微清醒一点的人都能很快发现,但是在梦境里保持意识清醒,似乎有点矛盾。

  忽然感觉背后有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拖住自己,并且被抽走的力气也渐渐的流回了身体里面,慢慢的也感觉到有引力的作用,自己的身体也带有重量感了。乘此机会翻了个身,少年似乎感觉,自己似乎触及到了土地的质感。

  然后,眼前能够分辨而出的是光与暗的交界线。

  人的本性都是趋向于光明的,他没有疑惑,朝着那一片耀眼的白光中,踏出了自己的脚步。

  森林在燃烧,如同红色舞女的身姿一般的火焰在视野所及之处疯狂了的舞动着。天空乌云密布,仿佛下一刻就要塌下来一般。

  只能看,只能听,其余的任何事都不能做,身体就像是被钉住了一般。尽管如此,耳朵还是捕捉到了谁的声音。

  「没用的,你已经逃不掉了。」

  冷静的语气里透露着绝望。

  『是啊,逃不掉了呢。你会怎么办,杀了我么?』

  虽然听起来轻松,但是又带着一丝丝嘲讽。

  透过火光,能渐渐看见两个在其中晃动的人影。一个人影靠在树干上,另外一个影子则是拿着长剑,剑锋直指对方的喉咙。

  「我不会杀你的,至少现在不会……」人影举着长剑的手臂慢慢收回,然而靠在树干上的人居然想趁机反击。

  “锵锵!”甩出的不知道什么的块状物被长剑全数击落,随后手持长剑的人影朝着对方逼近了几步。

  『都这样刺激你了,为什么你的脸上还是那么无聊,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啊,※※。』

  似乎是谁的名字,如同杂音一般难以听清。

  「难道我生气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么?」那个声音还是那么冷静,随把手摁在树干上,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似乎把另一个人困在了自己身下。

  『这还真是进退两难呢,不愧是※※呢,我真是输的一塌糊涂呢~呐,我亲你一下,能放过我么?』被困住的人的人影举起了手,那调侃的语气甚至能想出对方脸上的表情。

  「你的吻什么时候这么廉价了?」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很明显的可以看见,那个个子比较高的人低下了头,两人嘴唇的位置重叠了一些。

  被困住的人影举起拳头狠狠地敲打着对面人的胸口,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甚至把剑扔到了地上,抓住对方不安的手腕并且看起来是加深了这个吻。

  ……

  目睹这一切的少年内心是复杂而且尴尬的。

  终于,那个人似乎放过了身下的人,他似乎很平静,而另外一个人则胸腔起伏特别明早,甚至得放低重心看起来像是在喘气——不,就是在喘气。

  『混、混蛋……你这样还不如杀了我!』没有被禁锢的另外一只手握成拳头想要打上去,却被对方偏头躲开了。

  「收手吧,※※,你们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现在的话我还能用我的职位保——」

  『闭嘴!』

  话语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焦躁的打断。

  『我不会停手的,也不需要你的保护。』

  「为什么你就想不明白呢,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啊?」

  『难道跟着你就有好处了?别逗我笑了。』

  「好好活着难道不是最好的么?对你对我也——」

  『这只是你的私欲吧,即便没有你我也活的很开心。』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

  『你怎么可能明白我的想法。』

  一长串对话涌进耳朵,接着两方都沉默了。火焰还在燃烧,天空依然阴沉。

  「你已经是最后一个在逃的黑暗联盟的高层了,现在全世界都在疯狂的想要揪你出来,然后处刑。」

  『别说了,我知道!』

  「你就这么的讨厌我,不想跟我在一起么?」

  『啊啊,是啊,我恨死你了,恨不得立刻把你弄死,连多看你一眼。』

  「你骗人。」

  『你有什么资格……』

  「那你为什么要流眼泪呢,※※?」

  『……』

  那人肩膀抖了抖,随即转过脸不再看对方。而对方则是抬起手腕,似乎是在帮他擦掉眼泪。

  『不要碰我!』

  他厌恶的大喊。

  「※※,不要闹了。跟我走吧,我一定能够好好的保护你的,我保证。」

  『……不可能的啊,为什么你不明白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为什么你不明白啊,我们之间永远是不可能的啊!!我是恶魔,是这个世界的罪人,而你是怎样的存在和地位,你难道不清楚么!!为什么你老是执迷不悟,我都如此的去伤害你了啊※※,为什么你还能将我……温柔以待啊?』

  压抑的情感全面爆发,他的声音颤抖着,呜咽着,发泄着对自己,对对方,对命运,对整个世界的不满。

  「……」

  对方没有回话,只是伸出手,顺了顺对方的后背。

  『我无法原谅自己,就像我无法原谅那所谓的神的所作所为——本应该报应给他的,可是……为什么,却伤到你呢……』

  『为什么,我的心脏痛的那么厉害呢,但是我却知道,无论怎样都……』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命运……去他妈的命运。我只不过是想在世间找一个容身之处,再真真正正爱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呢?』

  『为什么深爱的那个人,偏偏是你呢?』

  这句话让少年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并且感受到了一阵阵刀割一般的疼痛。

  「我也深爱着你,所以我并不想看见你继续如此堕落下去……恶魔的部分,可以帮你去掉,只要你丢弃你所谓的信仰。」

  『不,※※,我不想听见这样的话从你嘴里说出。』

  「现在的话,还来得及的。」

  长剑不知何时又回到了那个人的手里。

  『杀了我吧,※※,我已经很累了。』

  「麻烦你听一下我的话好吗。」

  『我的心已经献给了他们,我已经和他们成为了共同体……我是恶魔,是污秽的存在。』

  『我的信仰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你是不能够理解的……这样的东西,远比情爱重要。』

  「我只是不想让你死……」

  『从爱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了。』

  『因为血液……马上要暴走了,你再不动手,我就要化作没有理智的怪物了,所以趁现在……※※,你已经没有犹豫的余地了。』

  「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

  『黑暗的人员越少,单体人员的能力越强,你明白么……那两位大人都死了是吧,我知道的……因为力量,转移到我的身上来了。』

  『其实我现在可以轻易地撕碎你,逃出去……在我还没有丧失理智之前,我是不会允许自己做这种事情的。』

  「※※,相信我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

  『拜托了,这一次你就相信我一次。』

  『结束吧,斩断吧,这样的命运。』

  『这样不幸的人生。』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人影开始摇曳起来,那个人开始发出奇怪的低吼,并且连身形都开始有些变化。

  『快点,※※!我已经要维持不下去了……』

  「……」

  他默不作声的举起了长剑,上面有着银色的星光在闪闪发亮。

  「如果是这样的命运的话,一开始不要相遇是不是会比较好呢……」

  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张破碎模糊的脸,泪水划过脸颊的同时,却也勾起了一抹微笑。

  『下次再见吧……※※※?』

  杂音似乎变了个调子。

  「下次再见吧。」

  长剑刺穿肉体的声音,原本抬起的手臂失去了力量垂了下去。

  怀抱着深爱之人的身体,他抽出沾满血液的长剑,扔在一边。那副在自己怀里渐渐腐朽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被诅咒的我们已经不可能再相见了。」

  声音在颤抖。

  即便是有火焰墙壁阻碍,但是少年还是感觉这个人似乎朝着自己露出了微笑。

  想要去努力的辩识这张脸的少年,眼眶却酸痛了起来,好难受好痛苦好无力……在这个黯然失色毫无意义的世界里,自己是如此的孤独。

  “喂,醒醒。”

  四周的景色开始被火焰给覆盖,随后有许多许多的画面从眼前流逝而去,少年看不清楚,但却又觉得自己似曾见过这些画面。

  “你怎么了,醒醒。”

  意识逐渐清醒了起来,可是少年还是想要抓住那些飞快流逝的画面,或者断断续续的声音。

  「又是一个丰收的……」

  『难道没有……』

  「没事的……我已经……信任……」

  『虽然……对不起……但是……』

  「……是个好孩子……绝对……」

  『……骗了他……报应……』

  「一定……哪里搞错了……」

  『啊啊……瞒不住啊……』

  「为什么……这样……?」

  『对不起……我也……』

  「这样就行了么?」

  『这样就好。』

  ……

  无数的画面和声音在脑海中飞快的流逝着,少年的脑浆都感觉要随之飞溅出去。逐渐的,逐渐的,意识越发清晰起来,在少年睁开眼睛之前——

  「我将承担诅咒,赐予祝福给你,伟大的首领大人啊。」

  抱着已经快要化作灰烬残骸的那个人,朝着自己说到。

  缓缓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使得自己原本就湿润的眼眶又滑落了几滴泪水。“喂,没事吧你,做噩梦了吗?”声音的主人似乎隔自己很近,并且还在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脸颊。

  “雷纳德……咦?我怎么会……”

  一边擦着眼泪,少年一边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少见啊,人类也是会做噩梦的吗?”感觉头顶有一丝温度,视野清晰起来的少年觉得自己的头发正被对方揉的乱七八糟,而罪魁祸首则正蹲在自己面前,一脸担忧的。

  “当然啦,因为是人类啊。已经没事了……”吸了吸鼻子的少年,露出一个笑容示意对方不用担心。“那是再好不过的,再迟一点那位长的很可爱但是脾气不太好的小姐又要找到我们了,赶紧收拾下跑路吧!”对方回以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并且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脑袋仿佛是为他打气。

  “啊好的!”少年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叶,背上了有些破旧的行李袋,和身边的人继续踏上了旅途。

  『我叫盖伊,你的名字呢?』

  少年的耳边似乎有谁正在低语。“……?”难以理解的少年愣在原地歪了歪头。

  “还在发什么呆啊派恩,快点走了!”

  “哦……哦!马上就来!”

  ——END.

评论
热度(2)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