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诺普】留宿(上)

cp:NoctisxPrompto only

Warning:

-两人都是高校生时期,同班和前后位什么的都是捏造

-po主对两人的性格都还在推敲中……OOC预警

-废话奇多,描写有词穷以及词语使用不恰当或者错字的地方请指出!

-未完,中短篇,没车()

-这两人为什么那么可爱!

OK就请↓↓

————————

  似乎与昨日没有任何差异,清晨的阳光仍旧是透过玻璃窗照在自己身上,那种暖烘烘的感觉引的睡眠不足的诺克提斯更加的想要睡过去。第一节课是什么来着已经不重要了,单手撑着脸颊勉强维持着自己那一点点清醒意识的诺克提斯,却听见了上课铃的声音。

  “老师来啦!”

  总之不知道是谁在跑进教室的时候喊了一声,原本成群的学生各自散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耳边嘈杂的声音也渐渐低下去。诺克提斯勉强瞄了眼从门口踏入的老师,拿出了书本和笔记摊开扔在桌上。

  好困……昨晚看漫画看到了凌晨,今早又被来做早饭的伊格尼斯抓了个正着,原本想偷懒翘掉今天的课,结果还是在他那堪比某漫画主人公母亲一样没完没了的唠叨中爬了起来,到了学校。

  讲台上,老师拿出了点名册,挨个点起了学生的名字。在周遭一声声答“到”的声音中,诺克提斯才发现今天有一点点不同。

  “普朗托·阿金托姆。”

  说来今天会觉得特别困的原因,是耳边太安静的缘故吧。诺克提斯这么想着,把视线投向了自己前面空空如也的位置,那个总是很精神,说话很大声,表情很浮夸的家伙,今天少见的迟到了。

  “普朗托·阿金托姆……不在么?”似乎像是为了确定,老师又点了一遍这个名字。

  那家伙也会睡过啊,明明之前还跟自己说为了打游戏即便是通宵也能抗住的。心不在焉地听着老师的讲课,诺克提斯摸出了手机,稍微犹豫了下,还是给普朗托发了一条信息作为确认。

  毕竟那个家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麻烦事情那就很难办了啊。果然不出半分钟,对方就给他回了消息。

  剔除掉那些意味不明花里胡哨的表情图和怎么看都只有女孩子才会用的颜文字,诺克提斯大致知道了,他正在赶往学校的路上。确认没事后诺克提斯拿起了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一行字。

——————

  “早上,老师点过名了。”

  第一节课下后,诺克提斯对着悄咪咪摸进教室的亲友平静地提醒。而对方明显是脸上表情一僵,随后低沉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哇——真是太不走运啦……”普朗托把包挂到桌边,随后窝进自己的座位将脸贴到桌面上,浑身上下写满了失落。“嗯,确实很不走运。于是,你今天怎么回事?”一边附和着对方,一边诺克提斯也询问了起来。“什么怎么回事……”顶着一头乱糟糟金发的普朗托并没有明白诺克提斯的话,也许根本就没去推敲对方指的什么。

  “我说,你今天怎么迟到了。看样子应该不是睡过了?”轻声叹了口气,诺克提斯说的更加明白了点。“啊啊,这个啊……唉——”普朗托撑了起来,随后转过身改为跨坐在椅子上的姿势,双臂叠在椅子的靠背上随后把脸靠在手臂上,朝着诺克提斯长长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诺克提斯挑了挑眉,却没有开口。面前这个人抬起青蓝色的眼睛看了眼诺克提斯,随后开口:“那个啊,其实是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家里停电了……但是这只是次要原因,在准备吃早饭的时候牛奶不小心洒了,泼到了相机上……这可是灾难啊灾难!”

  配合着普朗托超夸张地表情和语气,诺克提斯不为所动。“然后?你该不会为了把相机修好就迟到了吧。”

  “什么——这可是超级大灾难好吗!相机坏掉了啊!!”普朗托突然激动起来,腾出一只手拼命的拍打靠背的边缘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你该不会是因为太难过抱着相机在家里悲伤了半个多小时吧……”诺克提斯听完对方的话,露出了难以置信地表情说到。

  瞬间被揭穿的普朗托在诺克提斯的注视下缩了缩脖子,随后偏过脸去不再看他。“那台相机里可是有很重要的图片啊……”普朗托不满地小声嘟囔,好像真的很低落。“我说你啊,既然很重要就不要随便乱放。储存卡应该还是好的吧,换一台相机就行了?”习惯性的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脑袋作为安慰,诺克提斯说到。

  “但是——”普朗托抬起头来,撅起嘴巴想要继续说什么。“说来下节课老师说要检查笔记来着,你应该准备好了吧。”在适时的地方,诺克提斯打断了对方的话并且转移了话题。“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诺克特——”成功被带跑的普朗托大惊失色地站起来,随后朝着对面的诺克提斯投以恳求地眼神。“因为你上节课没来当然会不知道。”无奈地摇摇头,随后诺克提斯把自己的笔记本递给对方。不过在普朗托正要伸手接过的时候,诺克提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把笔记本抽了回去,随后露出了一个不怎么友善地笑容。“作为交换,放学后陪我去个地方?”诺克提斯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手里的笔记本。“知道了知道了,答应你答应你!哪里我都会陪你去的啦!”不停地点头的普朗托从诺克提斯手里拿过笔记本,随后转过去开始奋笔疾书。

  哪里都会陪着去吗......

  虽然可能只是随口说的,但是诺克提斯还是忍不住想去揣摩这句话中所包含的意思。

  放学后,两位身着制服的男子高中生并肩走在已经没什么人的路上,夕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我说啊,到底要去哪里啊?”走在诺克特身侧的普朗托微微弯下腰来,随后偏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对方。“给露娜选礼物而已,想到你应该对这些女孩子气的东西应该很了解。”诺克提斯顺势把手臂搭到了普朗托的肩膀上,语气十分地平静。“诶——什么叫对这些女孩子气的东西很了解,时尚可是不分性别的哦!”普朗托不满地双手叉腰,少见的露出了认真地表情。“是是是,我对时尚一无所知所以才会找你一起的不是吗——”口头上随便糊弄过去的诺克提斯,搂着对方往自己这边靠了靠,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既然是要给露娜大人的礼物,果然还是要认真挑选才行啊!”普朗托突然停下了脚步,双手握拳仿佛拿出了十二分的干劲。“我对这些完全不在行,所以全部交给你啦。”诺克提斯深沉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后一个转身把愣在原地的普朗托给拐进了路边的一家礼品店。

  店内摆着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花花绿绿的颜色晃的诺克提斯眼睛都差点睁不开。不仅如此,在这充满可爱气息的店里突然挤进两个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怎么看都非常的……违和。先不管店内同时还播放着带有欢快节奏的当红偶像歌曲,在店里挑选小饰品的女子高中生们的窃窃私语和店员小姐质疑地眼神让这两位男子高中生差点就夺门而出了。

  但是东西是要送的,所以也是有必要去挑选的——这么想着的诺克提斯把普朗托从身后拽到跟前,推着他往前走。

  为什么要拿我当挡箭牌啊!普朗托在内心剧烈地吐槽。“不是你说要来选给露娜大人的礼物的吗,怎么反而变得好像是我要来买什么一样了啊?”普朗托回头压低声音朝着诺克提斯抱怨,然而对方却是一副“我不管反正你答应了要帮我搞定所以就是你上”的样子,超任性。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不要推了!”从亲友的眼神里已经充分理解其中的意思,普朗托努力的向后靠去想稳住重心。同时诺克提斯也停了下来,把差点栽进自己怀里的普朗托给扶稳了。不再去理会店员们的眼神或者是可爱的女子高中生的小声议论,普朗托一边回忆最近杂志上刊登的人气商品列表,一边认真打量起四周的东西来。

  注视着普朗托的侧脸,诺克提斯稍微有点出神。作为自己唯一的同龄人亲友,还真是无论是走到哪里都会奉陪,明明知道自己是王子不过丝毫不介意,只是把自己当做普通人和自己愉快的相处着,虽然也会时不时拿自己的身份开玩笑但是完全不会感到隔阂或者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和这家伙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能够让自己彻彻底底的放下所谓“未来的继承人”之类的架子,能够真真正正的放松下来。

  普通的朋友……吗……

  “要选定女孩子称心的礼物果然还是要看对方喜欢什么吧。”

  “哦……嗯,差不多吧。”

  “那,露娜大人喜欢什么呢?”

  “不知道。”

  “那你觉得露娜大人会喜欢什么呢?”

  “不知道。”

  “……那,露娜大人经常带在身边的饰品之类的能记起来吗?”

  “忘了。”

  “你真的是诚心想给露娜大人送礼物吗……还是在故意刁难我……”对于这个一问三不知的亲友,普朗托已经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吐槽能量了。“我也没办法啊,毕竟那么多年没见过了我怎么会知道这些。”诺克提斯在普朗托的注视下偏过头,不敢对上对方质疑的视线。

  败下阵来的普朗托摇了摇头,随后从架子上挑选了几个他有印象的人气商品拿到诺克提斯面前,挨个开始介绍起来。

  “这个是今年女子人气top1的口红,据说很多地方都卖到断货了,不过这里居然还有卖的我倒是很吃惊呢。”

  “这个不适合……”

  “那这个是时尚杂志上有专题介绍的名牌香水旗下的新款,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很甜蜜的味道哦。”

  喷了少量的香水在手背,普朗托把手背举到诺克提斯的鼻子前。而对方也是根本没有思考就低下头凑近嗅了嗅手背上的香味,随后皱起了眉,然后摇了摇头。

  “不行吗……那这个是引起女生之间话题的香薰小熊装饰……”

  结果把记忆里的人气商品给诺克提斯介绍了一圈,也没能让这位刁钻的王子大人点点头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展露出王族式的挑剔性格你是想怎样哦!一边在内心疯狂吐槽一边把手头的东西放回架子上,一时半会儿普朗托也没了主意。

  “所以你到底要送什么啦,王、子。”故意给句尾的称呼加了重心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普朗托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也没辙了。“不,我现在比较惊奇的是你居然懂这么多关于女孩子的事情啊,普朗托。”诺克提斯故作一副吃惊的样子,随后又露出了明显不怀好意地笑容。“杂志上都会介绍的好吗!倒不如说为什么你会一点也不了解啊!”被诺克提斯的话弄的脸颊有些发烫的普朗托赶紧转过身,从架子的另一边随便抽出了一叠书签拿在手里假装在看。

  “啊,这个挺好的。”

  意外的,诺克提斯做出了肯定的回答,随后从普朗托手里抽走了书签。“嗯,这个挺好,就这个了。”拿起书签打量了下,虽然只是普通的干花黏在纸片上制成的书签,但是看见的那一刻诺克提斯似乎心里已经定了下来。

  “书签就行了吗?”普朗托有些不理解,于是再次确认。“嗯,记起来露娜很喜欢读书,这个大概比之前那些更实用。”诺克提斯点点头,回答道。“少见啊你居然会从实用方面来考虑事情……”普朗托则是故作严肃地盯着诺克提斯,随后又笑了笑。“选好了就行啦,走吧走吧。”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见普朗托的笑容,诺克提斯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大概连诺克提斯本人都不知道从何时,自己总是会被这位亲友的情绪给影响到,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被他的笑容给感染。

  亲友……不,想要更进一步的关系应该是……

  结完帐后诺克提斯走出店,小心翼翼的把书签放进了包里,用书本给夹好免得折了。随后又是习惯性的勾住在一边等待的亲友,两位男子高中生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饰品店耗掉的时间比预想中要多,所以普朗托对着已经亮起的霓虹灯有些微妙地叹了口气。

  “都已经这么晚了,家里现在肯定是黑漆漆的一片……手机也要没电了,唉……我不喜欢黑漆漆的地方啊……”普朗托只是习惯性带有抱怨的碎碎念,却让诺克提斯的脑回路稍微顿了顿,随后又快速运转起来。

  “你家还在停电?”诺克提斯抓住了重点,询问到。“嗯,记得没错的话,是明天下午才会来电。”

  “哦,这样……”诺克提斯发出了疑似感叹一样的发言,随后停下脚步,顺便把还在往前走的普朗托也一把拉住。“那个,今晚去我家住?”

  “哈……你说什么诺克特?”普朗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原本诺克提斯已经在心里组织好了各种各样的理由被普朗托一句话给全部堵了回去。诺克提斯不满地啧了一声,随后十分别扭的抬手抓了抓脸侧,就像被另外一边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一样偏过头去。

  剩下普朗托头上挂着三个问号一脸茫然的杵在原地,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诺克提斯再次开了口:“你家不是停电吗,你不是怕黑……所以才问要不要今晚到我家去住。”

  悄悄地瞄了眼亲友的表情,对方仍然是一脸茫然。“麻烦死了……去不去?”懒得和普朗托再绕圈子,诺克特索性摊牌。“啊……啊啊?”普朗托夸张的张大了嘴,然后十分认真地,郑重地回答——

  “去!”

      .tbc

评论(6)
热度(75)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