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诺普】留宿(中)

Warning:

-写着写着偏离大纲了我有罪orz 不过自己给自己突然发糖也是写的非常开心的(差点飙车不过先等等……)

-本来想控制在8k~1w以内完结的,算了放纵自我拆成上中下好了

-仍然把握不住性格……OOC预警

-废话多质量不高,请务必帮我抓错字、用词/标点使用不当或者语句不通顺的地方,非常感谢!

-他们太可爱了我爱他们T T

OK就↓↓↓

——————

  虽然是答应了,但是被王子邀请去家里过夜的普朗托还是非常局促不安的。以前诺克提斯也有邀请过身为亲友的普朗托去家里做客或者一起复习之类,都被普朗托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给推脱掉了。

  并不是不想去,只是觉得不安,因为对方是王子,而自己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般人。连为了跟他做朋友都用了好几年的准备,还是露娜芙蕾雅大人在背后推了一把才鼓起勇气,以朋友的身份站在王子身边。

  表面上总是亲密无间,和诺克提斯相处都尽量放轻松假装并不在意对方身份并且把诺克提斯和其他人同等对待的普朗托,却同时也刻意的控制着两人的距离。太远了不行,太过靠近了也不行,总之就是维持在一个微妙的水平线上。

  “喂——普朗托,你有在听吗?”

  思考的过于深入而导致走神的普朗托被诺克提斯拉回来,视线转向诺克提斯,对方则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听他讲话而有些不悦。“什……啊哈哈哈,你刚才说到哪儿了?”抱有一丝歉意的普朗托赶紧干笑几声蒙混过关。

  “啧,我说,我家里可能会有点乱,到时候你不要介意就行了。啊,抱怨或者感叹都不可以。”把手臂随意挂在亲友肩膀的王子,用十分平静的声音说出了某种似乎很可怕的事情,当然这也是诺克提斯走到半路上才想起来今天出门前家里那惨不忍睹的样子。

  早知道这家伙今天会来,就叫伊格尼斯来收拾一下好了。诺克提斯在内心思考着,毕竟如果因此给普朗托留下了自己很邋遢以后被远离就非常不妙了啊……

  “怎么会,诺克特愿意收留因为停电而无家可归的我已经十分感动了!”普朗托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很感动。“真奇怪啊,明明之前也有叫你过来,但是你都不肯来啊。”诺克提斯没有理会对方的样子,反倒是想起了什么一样。

  “诶——说来诺克特现在是一个人在外面住吧,没问题吗?”没有接诺克提斯的话,普朗托岔开话题。

  “怎么,你是在小瞧我吗。”诺克提斯笑着用手臂勒住普朗托的脖子,话尾加重的语气分明是不高兴了。“好难受……!怎么会怎么会!快松手诺克特要死了要死了——”

  一路欢笑打闹的二人组虽然在回家之路花了点时间,但是还是赶在太阳完全下山之前回到了诺克特所居住的公寓前。

  “好高……好大……”普朗托十分浮夸地把嘴张成O型,被眼前的建筑给施加了麻痹debuff定在了原地。“只是普通的公寓而已……”诺克提斯一脸无奈,把杵在原地的普朗托从门口拖进电梯。

  掏出卡片在电梯里刷了下,随后按了自己所在的楼层,同时也松开了拽着普朗托的那只手,诺克提斯算是松了口气。“真是的,诺克特你太粗暴了!暴力反对!”理了理衣服,普朗托抗议了起来。“反对无效。再说,你刚才的表情真的傻到家了。”诺克提斯毫不留情的驳回了普朗托的话并且补了一刀。“怎么这样说,我可是一般人啊一般人,当然要感叹一下王子様的住所不是吗……”普朗托不满地撇过嘴,好像很委屈的样子。“那以后去了王城里面你岂不是要晕过去,真是的,就不能稳重点吗。”诺克提斯学起伊格尼斯的模样,数落起普朗托起来。

  “诺克特你自己才是最需要学会稳重的吧。”

  “多嘴。”

  这样互相拌嘴是两个人之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却从未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争执,无论是诺克提斯还是普朗托都会让对方一步。身为王子并且将来会成为国王的诺克提斯,却对这种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日常生活眷恋万分,同时对于普朗托的感情,也变得暧昧不清起来。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不过无论怎样,普朗托是诺克提斯重要的人这点不会动摇。光是平时能看见普朗托的笑容,能够在身边陪伴着自己,即便是吵吵闹闹对于身负重任的王子大人来说也是一种奢侈的幸福。

  所以才不想越过警戒线,不想失去重要之人——

  不过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是家里堆的乱七八糟的垃圾堆。诺克提斯记得普朗托好像有点洁癖还是什么,总之他不太喜欢乱糟糟或者臭烘烘的地方。

  诺克提斯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懒,不过既然都已经到门口了就随他去吧,只要普朗托敢大惊小怪就把他从阳台扔下去。

  “哦?这不是整理的挺好的嘛诺克特!”站在玄关,普朗托往里面看了看随后称赞到。“啊?嘛……就那样啦,总之你先进来。”出乎意料的发展让诺克提斯愣了愣,随后走了进去。

  诺克提斯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如此的感谢伊格尼斯的老妈子性格。

  总之因为伊格尼斯过来帮自己打扫干净了,诺克提斯才没有获得被亲友嫌弃的debuff,而普朗托在不知不觉中也免除了被从阳台扔出去的命运(?)。

  “比外面看的更大了,一个人住真是奢侈啊,真好啊诺克特!”扔下书包,普朗托闪闪发光的眼神和被打扫得闪闪发亮的房间相辉相应,把视线所能触及到的地方全部的都扫了一遍随后自我感叹。“你这家伙,我之前怎么说的来着——”一脸坏笑的诺克提斯举起双手,逮着普朗托就是一顿乱挠。

  “哈哈哈哈哈!好痒好痒!诺克特,诺克特我错了饶了我吧哈哈哈哈!”被诺克特挠的浑身痒痒的普朗托一边后退一边护住自己敏感的地方避免对方得寸进尺。诺克提斯当然不会因为普朗托口头上求饶而轻易放过他,把普朗托一路给逼到了沙发后面的小角落里。

  诺克提斯故意做出一副恶人脸把手再次高高举起,而早已笑的眼泪都往外翻的普朗托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好继续往后退。

  “普朗托,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哇诺克特使坏——唔哦!”

  随着普朗托的一声惊呼,他突然身体不平衡的向后倒去,同时诺克提斯也迅速的反应过来想拉他一把却没想到被普朗托扯着手腕一同倒了过去压在了对方身上让普朗托吃痛地惨叫一声。

  地板传来一声闷响,然后只有一个空的塑料瓶从两人所处的方向骨碌碌地转了出来,还因为受到了挤压而有些变形了。

  “好疼……你在干什么啊笨蛋。”勉强用一只手撑住身体,诺克特抱怨起普朗托。“明明是诺克特不好……”被诺克提斯困在身下的普朗托在对上视线的那一刻慌忙地偏过头,似乎有些不对劲。“这能怪……我……”

  忽然察觉到这个尴尬氛围的诺克提斯声音逐渐低了下去。现在的状况看起来就像是自己把亲友骗到家里然后把他拉扯到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把他推倒了,而且对方看起来有些……害羞?

  普朗托是个十分容易看懂的人,尽管他现在正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使得自己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微微发红的耳朵以及略微颤抖的身体早就把他出卖了。

  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的诺克提斯现在已经有些当机了,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甚至连下一步应该是立刻起身而不是去思考亲友的嘴唇为什么现在看起来这么诱人。

  而另一边被诺克提斯完美的地咚在身下的普朗托根本动都不敢动,也不是害怕,总之就是过度紧张导致僵着身子躺在地板上微微打颤。稍稍转动眼珠就会对上平时完全不可能有机会见到的超清放大版诺克提斯的“大头照”,眼神相对就赶紧转移视线落到诺克提斯撑在地板上的手边。

  (冷静……一定要冷静啊我!)

  突然额头传来了温度,是诺克提斯伸手理了理普朗托额前有些凌乱的几丝金发。对此普朗托虽然有些不解但是还是朝着诺克提斯露出了一个带有感谢意味的笑容,正当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嘴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给堵住了。

  没有任何征兆,诺克提斯低下头吻住了普朗托。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脑子已经完全当机甚至感觉要爆炸的普朗托只能呆呆的被诺克提斯堵着嘴。反应过来的时候脑子里被无数个感叹号给占领,整个思绪都乱作一团,连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脸颊连同耳朵甚至脖子都在急剧升温。

  诺克提斯没有继续深入,仅仅是停留了会儿就松开对方的嘴唇,抬起头凝视着普朗托出神,随后一副好像是中了幻术一样突然醒悟的样子。

  “啊……不、那是……”

  “诶?!啊……哦……”

  完全意味不明的对话后,两人很是默契的都不再继续说下去。

  这是诺克提斯很少会做的事情,那就是身体行动的比脑子快。至少平常来说,在做什么之前他都会稍加思考一下后果,虽然他根本不在意结果会如何。

  (糟糕了啊这下……)

  “那个,诺……诺克特?”尽量使得自己听起来和平常一样,普朗托小心翼翼地呼唤起对方的名字。诺克提斯嘴角动了动,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这细微的动作被普朗托捕捉到了,他知道诺克提斯有在听。

  “能先……嗯,让我起来吗……地板有点硬……”普朗托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嗓音让它听起来不那么颤抖,但是那说两个词顿一下的语气外加不知道往哪儿搁的视线还是暴露了他现在十分紧张的事实。在对方提醒下诺克提斯才意识到自己仍旧把亲友给压在身下,这个时候诺克提斯才赶紧起身,顺便把普朗托也拉了起来。

  两个人面对面在地上坐着,谁都没有说话,场面十分尴尬。

  (该道歉吗,还是应该要怎样?)

  诺克提斯思来想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普朗托以及自己内心的感情。另一边普朗托也只是低着头,连呼吸的节奏都都乱了,望过去也只能看见他染上绯红色的耳廓。

  “诺克特……那个……”

  “喔……嗯。”

  “刚才的那个,是……是kiss吧?”

  “……”

  “kiss的话,只能和喜欢的人……”

  “啊。”

  “所以诺克特,刚才那是事故所以不……?!”

  还没等普朗托说完,诺克提斯就伸出双手抱住了普朗托。再一次因为突发状况僵住的普朗托,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心脏也完全不受控制,扑通扑通地乱跳。

  “那不是事故,是……真的。”

  不再去逃避,诺克提斯选择面对自己的感情,即便有可能到此为止。随后,他感受到和对方又拉近了一些距离——普朗托回抱住了他。

  “普朗托?”

  不知道是惊喜,亦或者是遗憾之前的安慰,总之诺克提斯仍然是处于不安和躁动之中。

  “没想到被诺克特抢先说出来了啊,哈哈……”普朗托故作轻松地干笑了两声,随后被抱得更紧了。“诺克特太狡猾了——”

  口头上埋怨着对方,却在对方的怀里露出了笑容。而得到了满分回答的诺克提斯先是愣了愣,随后松了口气把下巴轻轻地抵在了对方的头上。“才不是狡猾。怎么会让你抢先呢,我可是王子。”带有一丝得意的意味,诺克提斯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被夺走初吻后才被告白吗,总觉得不够理想啊?”

  “你也要求太多了。”

  “诶——诺克特真是一点也不浪漫啊!”普朗托抬起头来,有些不高兴地嘟起嘴。“哦?那你还想怎样,要接着做下去吗?”一边说着诺克提斯松开了普朗托,一边收回手抽掉了自己的领带。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你看我们都还是未成年人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被诺克提斯的动作给惊的差点跳起来的普朗托赶紧摆手外加疯狂摇头想要阻止,脸颊看起来比刚才更红了。“你想哪里去了,”诺克提斯挑了挑眉,“只是觉得有点热解开领带而已。”

  “啊?我……我……”普朗托面露窘迫,随后偏过头去不看诺克提斯。“意思是成年了就可以吧,我会忍到那一天的。”诺克提斯捧着普朗托的脸转过来强迫对方直视自己,认真地盯着对方的眼睛说到。

  随后诺克提斯仿佛听见了水烧开的声音,而因为对象的发言过于刺激导致普朗托过载,他已经快要无法思考了。

  tbc.

评论(7)
热度(77)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