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诺普】留宿(下)

Warning:

- CP: NoctisXPrompto Only

上篇:  http://mikiwood.lofter.com/post/1cd2b3b1_d4e1548

中篇:  http://mikiwood.lofter.com/post/1cd2b3b1_d5d91d7

- 完结,写的很愉快!

- 有一点点擦边球,但是不多(?)

- 仍然把握不住性格还是OOC预警

- 若有用词不当、病句、错字等务必帮忙捉虫,非常感谢orz

- 他们超可爱,我爱他们!

ok就↓↓

————————

  总之诺克提斯把普朗托从地板转移到了沙发上让他休息一下,冷却一下(因为自己而)过热的脑袋,而自己则是去把伊格尼斯留下的饭菜随便热了热。

  两人随意吃过了晚饭后,虽然普朗托强烈提议至少让自己把碗洗了,但是诺克提斯说伊格尼斯热爱洗碗你这样会剥夺他的乐趣后普朗托就再也没有提起过洗碗的事情了。

  “今天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呢。”

  “是……是啊……”

  “游戏的体力也刷完了,感觉没什么事情做啊。”

  “嘛……”

  诺克提斯手里拿着遥控器不停地切换着频道,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普朗托闲聊着,以脑袋枕在对方大腿上为基础,整个人随意并且怠惰地横在沙发上。相对的,被十分任性的王子殿下枕着大腿的普朗托则是因为紧张和羞耻导致浑身都紧绷着,坐在沙发上完全不敢乱动。

  “那,那个啊……诺克特,你这样躺着……会舒服吗……”终究,普朗托还是有点忍受不了,他开口询问起诺克提斯。

  “啊,挺好的。还有如果你能放轻松一点就会更舒服了。”诺克提斯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用一种十分随意地语气回应到。

  “唔……!”被对方发现自己在紧张的事实,普朗托整个人又僵硬到了一个新高度。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诺克提斯说想看电视普朗托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接着诺克提斯坐到了他的身边,一切看起来都没任何问题——然后诺克提斯踢掉拖鞋爬上了沙发,还没半秒钟就倒了下去,把脑袋枕在了普朗托的大腿上。

  总之就是紧急事态,眼神游离不定的普朗托根本无心关注电视,他现在心跳快的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妹子。诺克提斯那头黑色的毛不仅有些凌乱,还有点扎人……

  正这么想着,诺克提斯动了起来,从侧躺磨磨蹭蹭地转成平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普朗托看。头发隔着布料摩擦大腿的感觉让普朗托忍不住抖了抖,并且普朗托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能更好了……某种意义上。

  没有勇气低头去看诺克提斯的普朗托只能强迫自己去看电视屏幕,即便他现在根本看不下去。默不作声地盯着普朗托的下巴看了一会儿,诺克提斯抓着脖子后面爬了起来。

  “诶,怎么了?”尽管双腿得到了解放,但是普朗托还是有点奇怪诺克提斯的这一举动。“我在想……你是不是不喜欢这种,所以……”诺克提斯偏着头盯着茶几上的杯子,有些愧疚。

  “不……不会啊!只是诺克特做的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心理准备!”普朗托赶紧解释起来,随后感觉自己好像说漏了什么捂住自己的嘴。“这样啊……”诺克提斯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深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原本就已经面红耳赤的普朗托看着诺克提斯的脸,又想起刚才的吻,脸红的更厉害了。虽然双方都是恋爱经验为零,但是至少诺克提斯在面对恋人的时候比普朗托显得游刃有余多了。他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会儿脸红的像西红柿的普朗托,随后缓缓开口:

  “可以接吻吗?”
  
  诺克提斯十分认真地询问着普朗托,彻底让脑内一片乱麻的普朗托死机了。普朗托的脑内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普朗托失去了战斗的意志,普朗托陷入了危机,普朗托——

  战斗不能。

  抬起头和诺克提斯对上视线,普朗托缓慢地点了点头。

  伸出手越过对方的肩膀,诺克提斯把一只手搭在普朗托身后的沙发靠背上,因为普朗托现在整个人都缩在比较靠边的地方,诺克提斯不得不挨近一点。

  看着诺克提斯逐渐放大的脸,普朗托的眼神不安地四处乱晃,诺克提斯的瞳孔是如此的深邃,仿佛能透过双眼看见深海之下,这令普朗托无法与之对视,然后他选择闭上了眼睛。

  单手捧起普朗托的脸颊,诺克提斯低下头吻了上去。说是吻,也仅仅只是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普朗托太紧张了,宛如受到威胁的蚌壳一样双唇紧闭。好在诺克提斯比普朗托心理素质强了不是一分半点,他一边回忆着从漫画书或者电视里看来的接吻画面,一边伸出舌尖舔舐着唇缝试图撬开对方的嘴唇。

  结果用舌头在嘴唇上蹭了半天普朗托也没有要张开嘴的意思,诺克提斯有些焦急起来。多次尝试失败后他轻轻推开了普朗托,得到的则是对方一脸疑惑又窘迫的样子。

  (真可爱啊这到底是个什么生物……)

  被松开后普朗托明显有点喘,他以为已经结束了,战战兢兢地准备站起来去一下洗手间。刚起身就被诺克提斯拽住了手腕,又给拉了回去,并且因为某人刻意为之,普朗托不得不跨坐在诺克提斯的大腿上和对方保持亲密的距离。

  “刚才不算。”坐在沙发上的诺克提斯一只手搂着普朗托的腰,略微不满地说。“放松点,我不会把你吃了。”诺克提斯也没给普朗托开口的机会,趁着普朗托低着头的机会,再次把嘴唇贴了上去。

  普朗托瞪圆了双眼,随后视线又开始模糊起来。他试着让自己放松,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做,甚至连呼吸都快要忘了。这一次他的嘴唇微微张开,抓住机会的诺克提斯伸出舌头有些费力地撬开了普朗托的嘴巴,贴着对方的舌头磨蹭起来。

  接下来,诺克提斯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了,他仅仅是凭着本能,去缠着普朗托的舌头,并且得寸进尺的把对方的口腔搅的翻天覆地。普朗托笨拙的回应着对方——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做,只是被诺克提斯带着跑,普朗托早就没法思考了。

  唾液混杂在一起从两人贴合的地方滴落下来,搅动和吮吸的声音格外的响亮。普朗托环着双臂勾着诺克提斯的脖子,努力的迎合着诺克提斯,虽然有点难受甚至呼吸不畅,但是他也有些沉溺其中了。

  也许多年后回想起来这会是一个糟糕的吻,不过当前来说仅仅是毫无技巧的用舌头相互缠绕,互相交换唾液这种事情就足以点燃更多的火焰。普朗托的脑子都因为这个粘稠的吻而愉悦到开始发麻,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热,尤其是被诺克提斯给紧紧圈住的腰,以及已经被撩的开始发硬的某个地方。

  这已经是极其危险的事态了,两位还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高中生,在确定关系后还没到三个小时,似乎就要奔向禁忌的世界。

  “唔……”

  恋恋不舍的,诺克提斯慢慢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舌尖和舌尖之间牵出一条暧昧的银丝,随后断在半空中,滴在普朗托的胸前。此时的普朗托像岸上濒死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嘴角还挂着不知道是谁的唾液顺着着下巴往下滴,眼眶发红,晶亮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那双碧蓝色的双瞳看起来既迷茫又无辜。

  “普朗托,你……”

  “看起来,好色气。”

  丝毫不拐弯抹角的王子兀自一笑,如此评价到刚和自己缠绵完的对象的脸。普朗托的眼瞳一缩,随后像失去了力气一样倒进诺克提斯的怀里,把下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

  因为还在调整呼吸,普朗托那一起一伏的喘息声就直接贴着诺克提斯的耳朵传进他的脑子里。不得不说普朗托的喘息声真的非常容易引起什么别的事故,毕竟那真的非常色情,诺克提斯简直不敢往下想,比如真的做到了那一步,那个时候的普朗托……

  “诺克特……我……”普朗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像是要哭了一样,然而确实他也快哭了。普朗托已经完全云里雾里不知道要怎么办好,无论是他自己已经站起来的下面,还是紧贴着自己同样也邦硬的诺克提斯的下面。他有些难堪,但是却扭动身子磨蹭着诺克提斯妄图获取点什么。

  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有好好上过生理保健课的诺克提斯知道继续下去会给普朗托带来伤害,虽然他只是把“在成年前和女朋友sex那不叫爱那是一种伤害”套到了普朗托身上。

  诺克提斯很珍惜普朗托,所以他学会了忍耐,毕竟以后还长着,不差今天这一天。

  而且诺克提斯也不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具体要做什么,所以他只能一边忍受着,一边拍了拍普朗托的后背作为安慰。

  “普朗托,去洗个澡吧。”等普朗托缓过来后,诺克提斯提议到。“啊……啊?好的……”普朗托有点懵,但还是听取了诺克提斯的意见。他有些失神的从诺克提斯的怀抱里爬了起来,身上的制服已经皱作一团,踩着有些不稳的步伐走进了浴室。

  浴室传来了水声的同时,诺克提斯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但总的来说都是好事,甚至让诺克提斯产生了一种飘飘然的幸福感。把普朗托带回家,接吻,确认心意,接吻,接吻……好像漏了什么并且顺序也不太对来着不过那似乎并不重要。

  原本诺克提斯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和普朗托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了,毕竟对方是那种看见美女眼睛就挪不动地的人,怎么想都不会和自己抱有相同的感情。然而事实证明,喜欢美女并不影响自己在普朗托心里的地位,这么一想,诺克提斯觉得以后在普朗托的书包里翻到美女杂志也不用摆出一张恶人脸干吃醋了。

  接下来……就等普朗托洗完澡后自己再去洗个澡,顺便处理下某个需要释放的部位……

————

  两个人分别洗完澡,同时也都冷静了下来。没有准备换洗衣服的普朗托就穿着诺克提斯的衣服,眼神还是有些散焕,窝在沙发边上的角落盯着电视看。

  而诺克提斯则是相当随意的靠在沙发的另外一端,拿着手机漫无目的地刷着聊天软件。不过本来这个聊天软件也只有普朗托会给他发消息就是了,诺克提斯翻了几条以前的聊天记录,随后又把眼神放到了对面的普朗托身上。

  自己的运动服套在普朗托身上略微显得大了些,本来普朗托的骨架就比自己小,再加上他是有刻意控制体重的所以也比自己瘦一些,不过就算如此,普朗托也是有很明显的肌肉线条——但是他看起来还是比自己纤细。

  要把眼前这个人和记忆中的圆滚滚的小胖子联系起来,诺克提斯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诺克提斯属于那种怎么都吃不胖的体质,所以他无法理解普朗托到底是花了多大的决心和代价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不过本来诺克提斯就不在意这些就是,他甚至觉得普朗托应该要多吃点,长的比现在的样子再稍微扎实点会更好看。

  普朗托没有注意到诺克提斯的视线,他看起来非常认真地盯着电视上的广告,然而脑子里完全是一片放空的状态。作为王子唯一的亲友这种身份已经够让他诚惶诚恐了,今天直接升级成为了王子的恋人还接吻了三次……接吻了三次……三次……

  十分好懂的普朗托又轰的一下从脸红到了脖子根。

  太过于幸福甚至让普朗托觉得自己过两天是不是要发生什么极端不幸的事情,不过一想到今早各种不顺的事故,大概就是为了现在这种情况而预支的不幸吧。

  放下手机,诺克提斯觉得这个沙发太空了,他蹑手蹑脚地靠近了普朗托,然后像块吸铁石似的黏到了对方身上,惊的在出神的普朗托差点叫出来。

  “怎怎怎怎么了!”

  “沙发垫子太硬了。”

  “哦……可是我身上不是更硬吗!”感觉不太对劲的普朗托忍不住还是吐槽了诺克提斯蹩脚的理由。“啊——累死了,让我靠会儿。”诺克提斯懒得争辩下去,靠在普朗托的肩头上一边伸展自己的四肢一边自言自语。

  “诺克特……”

  “嗯?”

  “我——没、没什么,只是叫叫你而已……”

  “你很吵诶。”

  “什、什么——!”普朗托提高了嗓音的音量,难以置信地看着诺克提斯。“普朗托。”中途稍微顿了一下,诺克提斯认真地喊到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普朗托的表情缓和下来,原本想推开诺克提斯的手也悬停在半空中。“没什么,只是叫一叫你而已。”诺克提斯勾起嘴角,看起来相当的乐在其中。

  就算现在不说也不要紧,毕竟以后还很长很长。还有很多机会能够在普朗托的耳边低语,亦或者是厮磨他的耳廓,听着他急促地呼唤自己的名字。

  是的,还有很多的很多的时间。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随便聊了会儿,诺克提斯从普朗托身上撑了起来,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要睡了吗?”普朗托抬起头看着诺克提斯的身影,询问到。“毕竟明天还有课不是吗。”诺克提斯用慵懒的声音说着,随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啊,也是哦。”普朗托点点头,随后跟着站了起来环视了下四周。“那个啊,我的房间在哪儿来着?”

  “哈?”

  诺克提斯抓着头发的动作顿了顿,随后理解了对方的话。“所以,那个,我的房……咦咦咦诺克特?!”

  没等普朗托惊呼完,诺克提斯就拉着普朗托的手腕一路拖到了自己的房间。“这里。”诺克提斯拍了拍柔软的被子,发出“嘭嘭”的闷声。“好大……”普朗托有些吃惊,随后忍不住扑到了软软的被子上,像个小孩子一个咯咯笑了起来。

  “行了别玩了——”诺克提斯拖长了尾音催促到对方。“啊!抱歉、一下没忍住……”普朗托非常喜欢又大又柔软的床,他会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想扑上去打滚的冲动。不过现在果然还是收敛点比较好……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正打算钻到被子里,然后就看见诺克提斯已经钻进被子里躺着了。“……等等等等!诺克特为什么你也睡在这里?!”普朗托夸张地张大嘴,原本掀起了被子的一角又掉了回去。“这是我的房间啊,我的床,有什么问题吗?”诺克提斯侧过来,单手撑着脑袋盯着普朗托看。
  
  “当然有问题啊!!”普朗托大喊,“我们,那个……要一起睡?”普朗托此时感觉别扭极了,他有些开心,但同时也很别扭。诺克提斯不太愉快的“啧”了一下,随后掀开被子拍了拍自己身边还空余许多的位置。

  “果然还是……”

  “快点——”

  “哦……哦。”

  被诺克提斯命令式的语气给震慑(?),普朗托还是爬到了床上,随后很是惶恐地缩进了被窝,接着就被诺克提斯一把搂住腰给圈到自己身边来,两人的距离瞬间缩为零。这让普朗托又是一抖,但很快他就安分下来,因为他并不讨厌被诺克提斯给抱着,和他亲密接触的感觉。

  普朗托的后背紧紧地贴着诺克提斯的胸膛,对方平稳的呼吸声就在耳边清晰的回响。这是普朗托从未敢奢求的场面,他甚至觉得今天的一切可能都是一场梦,一觉醒来后就会和往常一样什么都不会发生。

  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搭在诺克提斯环住自己腰的手背上,随后突然感觉到自己脖子后面有一点温热。

  诺克提斯在他的脖子后面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诺……”

  “晚安。”诺克提斯打断了普朗托,随后闭上了眼睛。

  踏实并且安心下来的普朗托笑了笑,随后回应:

  “晚安。”

  END

评论(23)
热度(123)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