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黄昏的终焉]夜谈

(派恩/斯图尔特 关于过去&角色补充向)

  “这就睡醒了?真少见啊,你一般都是睡到最晚才会醒的人。”

  在还有着火焰摇曳的柴垛边,斯图尔特抬头就看见了派恩蹑手蹑脚的身影。而被叫住的青年也仅仅是腼腆地笑了笑,随后坐到了对方边上的树桩上。

  “抱歉,不知怎么的就醒了……可以坐在这里吗?”

  “不要等你坐下来再问啊。”

  斯图尔特说着转过头去盯着这名黑发的青年,而对方则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看着篝火里的火苗发呆。一时无言,被黑夜笼罩的森林除了火焰燃烧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就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寂静。

  “斯图尔特先生不去休息下吗?”像是回过神来,派恩唐突的开口。“不了,我就算连续好几天不睡觉也没有问题。倒是你,不休息好明天可没有人扛着你走路。”斯图尔特摇了摇头,随后提醒到这位人类青年。

  “哈哈,没事的,我的身体素质也没有差到一晚上不休息就会走不动的程度,您也太小瞧我了。”派恩望着篝火的方向笑了笑,语气平静地说。

  步入深秋的格林大陆的夜晚已经相当的寒冷了,当然身为龙的斯图尔特并没有任何感觉,倒是派恩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披风,然后朝着自己的手心呼出一口气,随后搓了搓手。

  “天气也越来越冷了啊,不知道能不能在冬天到来之前翻过前面的山啊。”派恩似乎是在向斯图尔特发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如果你不半路突然跑失踪,我想今晚我们就应该翻过了那座山的山顶了。”斯图尔特有些无奈,但是他还是针对这位人类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派恩•维尔德特,「苍」之首领,目前拥有和自己契约的人类,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踏上了环游世界的旅途。而自己身为第二龙帝,仅仅只是兴趣使然的跟了上来。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在想为什么一个人类能够活上千年,但是他并不是最初令自己所赏识的那个人类,仅仅是长的比较像,甚至可以说除去眼睛的颜色,和那位人类的英雄几乎长的一模一样。

  仅此而已。

  相比健谈又聪慧的维尔德特来说,派恩比他黯淡不少。斯图尔特很少能够看透这名人类在想什么,他似乎总是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总是一副不紧不慢,悠悠然的样子。也时常挂着笑容,仿佛对谁都是温和又善意,谈吐也十分礼貌得体。但同时,他却又透过那双眼睛,看见了更多的东西。

  那是执念,或者是更深层次的东西。派恩确实是时常都在笑着,但是他却往往在笑容里藏有利刃,他在追逐着什么东西,为此即便是粉身碎骨似乎也是心甘情愿的。

  你所追寻的是什么,是真相?是力量?还是……

  “斯图尔特先生?”

  派恩的声音打断了斯图尔特短暂的思考,回过神来的斯图尔特把视线再次挪到这名人类身上,也刚好对上对方投来的视线。那双平日看起来宛如祖母绿一样透彻的双瞳,在这黑夜与火光的渲染下变得混沌起来。

  区区一名人类,居然敢直视自己的双眼,就算自己已经有意收敛自己的威压但是……斯图尔特不喜欢这种感觉,有一种微妙被触犯的不悦,但同时自己为了隐藏身份不得不忍着。身为当今的第二龙帝居然还要这么将就一位人类,想来也是可笑。

  “刚才想了点事情,怎么了?”斯图尔特微微颔首,回应到。“啊……只是想起上次我从遗迹出来后,您好像因为什么事情恼怒了一段时间,甚至还失踪了好久……”派恩没有把话说完,声音慢慢低了下去,观察着斯图尔特的反应。

  他在犹豫要不要把听来的那个人的名字说出来。

  很明显,在斯图尔特稍作思考后,他的表情就开始变了——仿佛是触碰到了极端厌恶的事情一样唰的黑下了脸,原本柔和的眼神也变得冰冷起来。

  “抱歉!”见势不对的派恩赶紧打住,被斯图尔特拿这种宛如看虫豸一样的眼神盯着让他背后一阵恶寒。斯图尔特慢慢地偏过头,皱起眉头,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斯图尔特还记得那天,在那个地方所留下的魔力,他不会认错。

 

仇恨这种东西,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把自己纠缠的越来越深,在内心留下的痛苦也只会越来越刻骨铭心。如果时光可以回溯,那么当初在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斯图尔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伸出双手,将那弱小的幼龙给扼杀在过去的时光中。

 

可是,事到如今什么也改变不了。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的事情,即便自己再怎么去央求命运女神,沃露伦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帕菲尔和希露薇也是。

 

夏因也是。

 

没有亲手杀了艾瑞莱利和夏因是自己毕生最大的遗憾,也是长久以来的一个心结,毕竟自己家的事情突然中途有人插足,并且基本上不跟自己商量就带走了人,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上司,斯图尔特内心仍有不甘。早就感觉奈特·蕾切尔这个人有点怪异,看来自己的猜想最终还是被证实了。

 

“你想知道些什么?”

 

瞳孔微收,斯图尔特仍旧是冷着一张脸,他看着派恩,等待着对方的发言。

 

这一次派恩没有敢和斯图尔特对视,他背后已经浸出一身冷汗,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和斯图尔特已经相处有一段时间的派恩自己当然知道在被触及到底线的时候,这位龙族的大人往往都不会留任何情面,也许下一秒自己就会被速冻起来。派恩此时比较想跑开躲着,然而他却坐在原地,只是盯着自己交叉在一起的手指一言不发。

 

一人一龙相持了一段时间,派恩稍作思考了下,随后还是鼓起勇气抬起了头。不过他还是没有直接对上斯图尔特的视线,也只是把视线抬到了能够看到对方领口上的领结的位置。

 

“斯图尔特先生好像总是对我了如指掌的样子,这次能换我来了解一下斯图尔特先生的事情吗?”

 

派恩用柔和的语气和斯图尔特打着商量,他想知道这些事情——关于斯图尔特和自己在龙族地下遗迹见到的那位青年的事情。派恩有着很强的求知欲,从小他就对知识渴望到了极致,即便是现在他也能够独自一人沉浸在书堆中,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求知欲似乎已经变质成为了某种支配欲。他想知道周遭一切的事情,他想去了解身边的每一个人的曾经,作为一名观察者,通过他人的讲述了解千年甚至更久之前的事情。

 

“所以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丝毫不掩盖自己的烦躁,斯图尔特声音加大了几分,听起来有点像训斥。派恩缩了缩脖子,本能驱使他想要落荒而逃,但是他却努力地克制着这份恐惧,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处于那种濒临死亡的绝境,斯图尔特只是在生气而已,而且还不是对着自己在生气。

 

咬紧牙关,随后派恩还是缓缓地开口:“关于……嗯,那名叫夏因的……”

 

话还没说完,四周令人绝望的寒气就包裹在了派恩的四周。仅仅是用余光瞟了眼斯图尔特,就被对方那张阴郁的仿佛要吃人的脸给怔住了。派恩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到底做了什么,只是对斯图尔特提起,就让他仿佛变了个龙似得。

 

幽暗的森林被冰冷的蓝色光芒给照亮,宛如一下从森林掉落进了冰封的海里一样。派恩瑟缩着,悄悄燃起一团火焰给自己取暖,可是还没一会儿就被斯图尔特的魔力给掐灭了那团温暖的橙黄色光芒。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覆盖上白霜甚至结起形状奇特的冰柱,宛如盛开的花朵一样朝着外部伸展着。

 

“人类,难道没人教你有些事情该问有些事情不该问吗?”

 

斯图尔特板着一张脸,语气比这四周的漂浮的冰之精灵还要冷冽。派恩把自己缩成一团,牙齿打着颤,在这种紧要关头他居然还有闲心去看了眼雷纳德正呼呼大睡的方向,发现这里的冰冻地狱并没有波及到对方后才回过头来思考对策。

 

“很抱歉……可是斯图尔特先生,您应该不是在……呼……对我生气吧……”呼出一团白蒙蒙的热气,派恩一边发着抖一边继续试探斯图尔特。“您越是这样……我越是想要知道啊……”

 

火大,反正就是火大。这个人类说的太对了反而使得自己更加火大,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掐死在这里。

 

可是看见他的样子,他身上还有着自己亲手加上去的加护,那些常人无法察觉的冰蓝色花纹就缠绕在眼前这位人类的四周,在心脏的位置绕出自己家徽的外形。

 

斯图尔特突然觉得自己千年之前就是多事,如果没有这个加护提醒,现在自己肯定早就用冰矛刺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了。兴许是周围陡降的温度让斯图尔特也稍微冷静下来,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随后四周的冰柱也碎成细小的冰晶随着风散开来。

 

森林再次回归了寂静,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派恩也得以缓过来给自己点个火取暖。紧紧地缩在自己的这一小块地方,派恩腾出双手缓缓在空气中搓出一个小火球,佩戴在手指上的戒指一闪一闪的发出火红的微光。

 

深吸一口气,斯图尔特又睁开了眼睛,他侧过头看了眼正拼命靠近火光的人类,那副明明就冻得要死却又害怕被自己的魔法给烫到的模样让他不由得嗤笑了一声。情况有所缓和,原本派恩紧绷的神经也因为斯图尔特的一声不冷不热的笑声而松懈下来。

 

“也没什么可说的,活得太久总会有那么一两次波折,”斯图尔特慢悠悠的开口,“夏因——他曾经是我最得力的属下,也是我曾经最信任的……战友?”斯图尔特的口气非常的不确定,随后又像是自嘲一般的轻笑了一声。“我们几乎携手共进了千年,但是他却是敌方派来的卧底,我为我的愚蠢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么说着的斯图尔特,流露出来的是无尽的哀伤之情,他把手置于胸前,摇了摇头。派恩安静并且认真地听着斯图尔特的讲述,从对方的话语里开始分析起一些东西——一些自己似曾相识的东西。

 

“我失去了我挚爱的妻子,还有我两位亲爱的孩子……正所谓幸福到失去实感的时候就会堕入无尽的深渊,现在的我几乎是一无所有了。”斯图尔特紧紧地揪住了自己的衣领,他眉头紧皱,露出了仿佛置身于地狱的痛苦表情。那是派恩第一次看见斯图尔特露出那样的表情,就好像是被扼住喉咙无法呼吸一样把整张脸都皱到了一块,原本英俊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

 

“我永远不会原谅我自己,也永远不会原谅他。开始我以为他已经死了,但是……也好,至少我现在可以更加期待未来的到来了。”

 

期待亲手了结你的那一天的到来。

 

说到这里,斯图尔特就停住了。派恩一脸若有所悟的眨了眨眼睛,斯图尔特说的很少,但是派恩觉得并不陌生——那个龙族的遗迹里存放的那块碎片,似乎有记录到了有些相似的场面。如果那抹水蓝色的身影是斯图尔特的话,相对的那道银白色的光芒就是夏因了。

 

依靠仇恨支撑而活,兴许这也太过于悲哀,但是对于已经失去过至亲之人的斯图尔特来说,也许这才是最好的方法。派恩不知为何居然打心底有些可怜这种长寿的种族,即便是再如何,若是今后没有了挚爱的陪伴,眼中所见的风景会失去多少斑斓的色彩,而他却必须独自一人走下去……派恩无法想象,这种动辄就成百上千的年代感是他无法去思考的,毕竟自己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人类青年而已。

 

“怎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看着一言不发的派恩,斯图尔特挑了挑眉。“啊不……很感谢您能够跟我说这些事情,怎么说,”派恩顿了顿,稍微思考了下措辞,“您活的太累了,不妨多朝着未来多放眼看看?”

 

听见派恩的话斯图尔特先是愣了愣,随后居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人类小鬼教一些大道理,实在是出乎意料。”斯图尔特看起来心情好了点,但是还是和平常有些略微的不同。

 

“斯图尔特先生的话,一定能够见证未来的,所以不要太沉溺于过去了啊。”

 

派恩用着肯定的语气,望着斯图尔特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被对方一句话给哽住的斯图尔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听见了,这个人类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跟自己说的人。

 

「你一定能够见证未来的。」

 

正因为不是有人第一次跟他说他才觉得吃惊,似乎每到一次什么事情的转折点时,都会有人跟自己讲这句话。斯图尔特突然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他似乎看见了那个人类在自己面前,那个被称之为人类英雄的维尔德特似乎正在望着自己。

 

确实自己一路活过来,已经见证了很多的东西,而多数事情都是意料之外的展开。

 

“你还真是和他有点像呢。”斯图尔特勾起嘴角,神情放松下来。“谁……维尔德特吗?经常有人这么说呢。”派恩苦笑了下,有些别扭的抓了抓头发。“说实话,我可不太喜欢听人这么夸奖我,就好像我不该是我自己一样……”派恩垂下了眸子,嘴角仍旧挂着笑容却感觉有那么一丝强迫的意味。

 

“原来你还会介意这些啊,这可真是意外。”

 

“如果您要是从记事起就被说跟谁很像并且伴随您的成长至今的话,我想您也会介意的。”

 

没有继续接派恩的话,斯图尔特抬起头看了眼天空——万里无云的夜空,在这种深秋的夜晚,上层大陆的轮廓在月光的陪衬下被凸显的明明白白。“时间还早,你再去休息会儿吧。”斯图尔特难得操心了一回,实际上只是想独自一人待一会儿。

 

深知其中意思的派恩也没有多说什么,和对方道过晚安后就离开了篝火边。

 

——————

 

斯图尔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甚至还做了个梦。

 

梦里自己正靠在阳台上看着外面洁白的满月,而沃露伦则是在把三个孩子哄睡后才走了过来,依偎在自己身边。斯图尔特甚至可以嗅到沃露伦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是她最喜欢的香薰的味道。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他安静的听着沃露伦的低语,仿佛自己被浸泡在蜜糖中一样幸福的飘飘然。沃露伦轻声的笑着,柔顺的长发撩过自己脸颊有些痒痒的,自己搂着对方纤细的腰肢,随后转了一圈——

 

然后她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一脚踹开希露薇房间大门后,一脸惊慌的夏因以及倒在地上的希露薇。房间凌乱的仿佛遭受过洗劫,而那温顺又听话的孩子身上的礼服都变得皱巴巴的,倒在地上,无论自己多么声嘶力竭的呼喊,她都没了动静。

 

愤怒燃烧殆尽了自己最后的理智,夏因似乎一脸惊慌的想要解释什么,却被自己爆发出来的范围魔法给冻在了原地。一路踏着冰霜走过去,缓缓地抱起地上那具孱弱的躯体,心脏连同喉咙都都开始颤抖,大脑一片混乱已经无法思考。

 

“陛下,我……”

 

“滚出去。”

 

“.…..”

 

“滚出去!!!”

 

然后视野所及的地方,全部都被拔地而起的冰刺给挤满。

 

几乎是惊醒的斯图尔特,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陷入了茫然。即便已经过去了千年,自己仍然对此历历在目,心脏快速的跳动着,大脑里全是一片嗡嗡作响的杂音。突然眼眶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抬手随便抹了下,居然是眼泪。

 

“——”

 

不会忘记的,只有这个是永远不会忘记的。这种感觉就像扎进肉里的刺,时间越是过得久,就扎的越深。不过同时斯图尔特也注意到了一件事情,那个时候的夏因,到底想跟自己说什么?

 

事到如今,似乎那也不再重要了。

END

评论(2)
热度(2)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