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一个由马杀鸡引起的故事

赞美南宫太太!!

AAAAAkira:

Noctis/Prompto

【R18,所以可能会OOC吧】

【给 @美树木头桑 的生贺,比心】

 


从小在王都长大的Noctis这次算是第一次看见大海,但是毕竟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也不会夸张到在沙滩上乱跑,倒是明明是同龄的Prompto,却一脸夸张表情的先跑了。

所以说在Noctis准备尝试在海里钓鱼的时候,Gladio一脸微妙的表情的拍了拍他的肩。

“怎么了?”

“听说这里有能让男人变的很有魅力的男式按摩,你要不要试试?”

“哈?”Noctis瞪大了眼,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看着Gladio,“我不需要吧?我觉得我已经很有魅力了!”

“尝试一下不是挺好吗。”

“比起我来说,不如让Prompto去试试更好不是吗?”

Noctis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还是朝着按摩的那儿走去,看见他走过来,按摩师朝他招了招手。

“来试试按摩吧。”

“……哦。”

Noctis一脸冷淡的走过去,趴在了按摩床上,结果他刚趴下,Prompto就像是特地跑来凑热闹一样小跑过来,还抱着他那从不离身的相机。

“诶——好像能拍到有趣的东西呢!”

Prompto脸上带着笑意,镜头也对准了Noctis,Noctis刚想说让他别拍,结果腰部忽然传来一阵酥麻,让他忍不住打了个颤。

等等,这感觉不太对吧?

他还没回过神,伴随着Prompto那句健气的‘要拍了哦’,那种感觉再一次的传了过来。

Noctis条件反射的爬了起来,他扶住腰,朝按摩师摆摆手。

“果然还是不需要了。”

“啊,可是我只拍到了一张。”听见Noctis的话,Prompto看着相机鼓起了脸颊,“Noct真是的。”

“哈?可是我觉得很难受的。”Noctis反驳着,Prompto愣了一下,露出好奇的表情:“诶诶,什么样的感觉?”

Noctis用手搔了搔脸颊,开口:“总之感觉很讨厌。”

“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会过来做按摩啊?”

“谁知道啊,你那么想知道你自己试试就好了。”

“诶?”Prompto眨了眨眼,看向Noctis,“真的可以吗?”

“啊啊,我允许了,快点去吧。”

听见Noctis的话,Prompto欢呼一声,就跑去和按摩师说了两句,趴在按摩床上了。

Noctis靠着栏杆,就这么看着Prompto。

‘啊,说起来Prompto那家伙挺怕痒的吧。’

Noctis这么想着,等着看Prompto的笑话,可是他所期望看到画面并没有发生。

只见Prompto趴在那里,垂着眼,手指放在唇边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不过应该不是不舒服,总之他的脸上很快就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嗯……”他忍不住发出了声音,下一秒他深呼吸,咬住了手指。

“等等,停一停。”

Noctis忍不住上前,一把拉开了满脸不解的按摩师,然后把Prompto扯了起来。

“Prompto,走了。”

“诶,诶诶?”Prompto抬起脸看着Noctis,他一时之间还没有缓过来,眼神游离了半天才聚焦到Noctis的脸上,“……怎么了?”

“我不开心。”Noctis别过脸,说道。

“真的假的,忽然就……啊等等Noct你别拉着我。”

http://www.jianshu.com/p/f41afeba8b22

……

 

“怎么样,Noct,按摩舒服吗?”傍晚的时候,Gladio在钓台遇到了Noctis,随意的打了招呼。

“啊,还好吧。”Noctis耸了耸肩。

“我说……你是不是被什么咬了?”

“啊……”Noctis抬起手摸了摸嘴唇,“被陆行鸟咬了。”

“这里有陆行鸟吗?”

“大概是有的呢,可爱的陆行鸟。”

这么说着,Noctis看着附近不远处站着的某个金发的家伙,露出了微笑。

 

END


评论
热度(102)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