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黄昏的终焉]不及格的炼金术补习

(*原创 设定&角色补充 16岁的凯瑟亚与14岁的派恩的故事)

————————

  威尔布鲁的午后总是令人如此怠惰,仿佛连时光在这里都被缓住了脚步,使人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做某些事。

  比如,正因为炼金课测验不及格而被扔在图书馆补习的派恩。他已经盯着这个术式看了半个小时了,但是只要一抬头就立马忘得干干净净。

  在同龄人中各科成绩都拔尖并且勤奋好学,年仅十四岁的派恩,唯独对炼金术这门课非常的棘手,棘手到不得不抽出休息时间来补习。

  派恩很头大,不是说不喜欢这门课,也不是不喜欢授课老师,反正他就是学不好也学不进去,就像天生和炼金术相克一样。

  深吸一口气,派恩放下手里厚厚的《炼金基础理论》,趴到了桌子上。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他有些忍不住犯起困来。

  无关是否好学或者爱学,是威尔布鲁的午后实在是过于惬意,更何况诺大的图书馆现在也只有派恩一个人在,四周都无比安静仿佛时间静止了一样。派恩也有午睡的习惯,总之他实在是无法打起精神来继续看书,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就在意识快要沉入梦境之中的前一秒,从某处传来细微的声响让他反射性地挺直了背脊坐起来。睁开眼睛后,派恩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正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想要坐到自己对面的位置。

  “凯瑟亚?”派恩有些吃惊,毕竟能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遇到凯瑟亚那是十分少见的。“抱歉,吵醒你了?”凯瑟亚有些面带愧疚,似乎他本来是没打算吵醒派恩的样子。“没事没事,本来我也没打算睡的……”派恩露出了无奈的笑容,随后摇了摇头。

  得到对方的解释后,凯瑟亚松了口气,随后面对着派恩稳稳地坐在了椅子上,把手里的书给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不过,凯瑟亚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盯着凯瑟亚的动作,派恩有些疑惑。“今天戈维特老师临时出门了,所以我来帮你补习了。”凯瑟亚挑了挑眉,随后回答道。

  “噢,这样啊……”派恩有些明白的点点头,但是随后立刻反应过来:“等一下,凯瑟亚你给我补习的难不成是……炼金术?”说着派恩还抬起手,朝着凯瑟亚做出了“停一下”的手势。“对,虽然我可能是比不上戈维特老师的授课,但是如果是补习的话,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胜任的……”说完凯瑟亚顿了顿,还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那么派恩同学,准备好开始补习了吗?”

  不得不说,派恩确实觉得凯瑟亚替老师来给自己补习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虽然凯瑟亚大自己两岁,也跟自己不在同一个学级,但是他的优秀早已是人尽皆知。尤其是他的炼金术和魔法,是其中最为优秀的。

  ……也是自己最不擅长的课程。

  无论是站在后辈,亦或者是朋友的角度,派恩都由衷的从心里敬佩着凯瑟亚。性格好,学习优秀,心地善良,让他做首领的候选人真的是再合适不过。当然派恩也是经常从老师口中听到,凯瑟亚未来一定会是下一任的「苍」之首领。对于此,派恩因为自己有着如此优秀的挚友,而十分的欣慰。

  所以此时的派恩也拿出十二分的精气神,点了点头。自从两个月前,凯瑟亚就变得忙碌起来,只能瞄到他抱着一堆书籍从走廊里匆匆走过的身影,更何谈和自己能像现在一样,有可以两人独处聊天的时间。

  “那么,先从基础的炼金理论开始吧。”凯瑟亚伸手打开面前的书,随后翻到了写有炼金概论的那一页。“众所周知,我们常说的炼金术并不是狭指‘点石成金’这样的事情,而是指的是,物质在魔法的作用下所发生的变化……能够理解吗?”

  派恩点了点头,其实这种纯理论的东西他倒也是记得住,但是如果涉及到实际运用可能就会非常麻烦。

  “估计基础理论知识应该难不倒你……现在你应该掌握了起码有五大种类的炼金术式了吧?简单的异变、合成、置换、分解和变质应该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凯瑟亚有些犹豫,但还是问起了派恩更深层的知识。

  听到这里,派恩一脸茫然的看着凯瑟亚,随后摇了摇头。对于凯瑟亚说的什么五大类十小支,什么合成再生之类的,他完全不明白。

  有的时候人的天赋没有点上去,就算再怎么学也是无济于事,比如派恩的炼金术成绩就很坦然的证明了这一点。

  凯瑟亚再次推了推眼镜,他正在思考如何让派恩哪怕记住一个术式,哪怕是最基础最简单的也好。

  思来想去,他突然脑内灵光一闪,随后合上书本问到派恩:“你还记不记得你刚来没多久的时候,我带你做了什么?”

  听着凯瑟亚的话,派恩歪了歪头开始思考。记得自己从科拉诺克分部转到威尔布鲁总部的那一天,好像是四年前,自己才十岁。牵着妹妹可可洛特的小手,站在「苍」之总部大门的派恩,除了感叹大城市的繁华之外,更多的则是惶恐不安。

  一路上照顾自己的哥哥姐姐们教的谈吐礼仪自己已经牢记在心,派恩仍然还是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这里能不能容纳下妹妹和自己,亦或者是让自己能在这里发挥自身的价值,报答这里好心收留自己和妹妹的人们。

  他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跟着别人走到头来还是走散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路摸索到了偏僻的地方没了方向感,总之,在那群哥哥姐姐们满世界呼喊自己的名字,寻找自己的时候,自己则瑟缩在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里,被恐惧支配着无法再向外踏出一步。

  第一个找到派恩的人是凯瑟亚,当然并不是真的“寻找”到的,而是偶遇。出门做了课外考察,绕了个路从后门进来的凯瑟亚,也就是习惯性的看了眼四周,就看见了蜷缩在草丛堆里像个落单的小动物一样的派恩。

  总之最后在凯瑟亚的帮助下,派恩可算是被送到了他应该去的地方。好在找他的人念着他还小就没有责备,当然凯瑟亚也得到了夸赞和嘉奖。至于凯瑟亚是怎么让派恩出来的……

  “啊,你说的是烟花?”派恩突然想起了什么,露出了笑脸。“是的,就是那个烟花。不瞒你说那天并不是我刚好手里有烟花,而是是用炼金术的变质加分解原理,把炸弹变成烟花的。”凯瑟亚点了点头,随后解释到。

  被提起兴趣的派恩眼睛里闪烁着渴求知识的明亮光芒,凯瑟亚眨了眨眼,露出柔和的笑容,然后继续解释:

  “炸弹你不陌生吧,毕竟炸弹是更加物理的反应,和魔法以及炼金术都相差甚远。而炸弹则是源于伟大的英格丽德小姐留下的火药配方研制而出,但同时这份配方也能用于炼金术。通过炼金术而制成的魔法炸弹,除了有爆炸造成的物理伤害,还会带有相应属性的魔法伤害,像是灼烧、冰冻、中毒、裂伤甚至诅咒之类的。”

  凯瑟亚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指摇了摇,一副颇有学者气质的样子。

  “而那天其实我正好是上完炼金课回来,课上教了如何配制带有魔法易伤的炸弹。遇到你的时候,我手头有一枚成品,至于把炸弹变成烟花,则是在点燃的瞬间辅佐适量的魔法对其中的内容物进行反应,使其变质和分解,这样就能使得内容物相互之间的反应变慢然后腾空后在半空中炸开,看起来就像烟花一样。”

  说完凯瑟亚拿起派恩面前的羽毛笔,抽出边上的一张纸迅速的画出相应的术式以及写出炼金代算公式,随后递给派恩。

  接过对方手里的纸张,派恩仔细端详起来。凯瑟亚看见派恩脸上露出了理解困难的表情,于是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对方身边,拿起笔一边讲解一边演算起来。

  “这里是这样的,设硫磺矿为x,那么需要的催化剂就是0.02x,而魔法辅助量就是……”

  在凯瑟亚细心并且十分有耐心的将炼金术式的每一个小节甚至每一个点都拆开来详细解释并且教会派恩代入相应公式计算后,这时候派恩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炼金术果然非常的神奇啊!”派恩看着凯瑟亚写了满满两大张纸的解析公式和演算手稿,忍不住感叹起来。“嗯,基本来说简单的炼金术只要记得基础理论公式然后算出每个部分的所需量,再在合适的时机辅佐以魔法,让纯粹的化学反应因此受到影响而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而复杂的炼金术则更加麻烦,不仅对每个变量控制严格,所需要的材料也更加纯粹并且昂贵,同时对术者的魔力要求更高。”放下羽毛笔,凯瑟亚欣慰地揉了揉派恩的头发表示赞赏。

  “不过,这个炼金术我好像没有在教科书上看见过,是你从别的地方学来的吗?”也不知为何,派恩突然转过头,看着凯瑟亚语气平静地问到。

  “该说不愧是你么,果然会发现啊。”凯瑟亚无奈地笑了笑,随后耸了耸肩。“没错,确实不是伊比克利流炼金术,而是诺德兰流炼金术中的炼金基础。”说完凯瑟亚做出噤声的手势,闭上了一只眼睛,低下头在派恩耳边低语:

  “嘘——记得替我保密哦?毕竟这才是真正的炼金术嘛。”

  那个时候的派恩并不能理解其中的缘由,但是如果是凯瑟亚的要求那么他一定会同意的,于是派恩乖巧地点了点头。而他也在凯瑟亚的帮助下,牢牢地记住了这一个炼金术式。

  并且在未来的某一天,将其巧妙的运用,化解了一次险些引发战争的重大危机。

  END

评论(3)
热度(2)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