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黄昏的终焉]勇气之花

给后续的车搞个前置 顺手塞把狗粮(……)

时间线:派恩的中层世界环游旅(历时两年半)因为得知诺德兰要筹备攻打苍而结束 回到了旅途开始,也就是雷纳德捡走派恩的地方

时间点:夏半月(2月)

派恩所知的情报(人际):
斯图尔特和银是父女
雷纳德和银正式交往
隐隐约约察觉到了斯图尔特的身份
伊洛尔是夏因
凯瑟亚的亲生父母与黑暗联盟有瓜葛

利益相关:苍之首领 勇气 直面内心/逃避现实

————————

   在海上漂了快五天,派恩自己也不记得是怎么熬过来的,当他被雷纳德一把从货物箱里拉出来,并且双脚踩在地上的时候,派恩差点站不稳直接摔在地上。

  好在雷纳德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派恩。

  “怎么了我们的首领大人,前两天还火急火燎地跳着要回家,现在怎么连路都不会走了?”雷纳德扶着派恩,打趣到。“……”派恩没有接话,只是低着头,脸色苍白。此时他内心五味陈杂,被一大堆扰人的事情堵到脑子都无法运转,更别说去搭理雷纳德。

  一边的斯图尔特眯起那双湛蓝色的眸子盯着派恩打量了会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也只是轻声叹了口气。

  现在这位首领来到了人生最为重要的转折点,原本是想上去鼓励他两句的斯图尔特选择了袖手旁观。并不是说斯图尔特讨厌派恩,相反的他十分欣赏这个人类,尤其是在布莱特大陆以及在诺德兰的表现,优秀的仿佛快要超过维尔德特。正是因为如此,斯图尔特才选择了默不作声。

  (那么,你将要让我见证怎样的历史变革呢?)

  斯图尔特想知道,自己是否下对了赌注。

  “小不点,已经把你送到这里了,接下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斯图尔特语气平静地说完,理了理自己的衣领,随后舒展出自己背后的龙翼,准备离开。

  一边的红发少女望向了斯图尔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父亲大人要离开了吗。”银看着斯图尔特,轻声询问起来。“嗯是啊,吾……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斯图尔特说着,眼神转向了派恩,“小银要照顾好自己啊。”

  立刻明白了斯图尔特话里意思的银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斯图尔特欣慰地摸了摸银的脑袋,转头对雷纳德板起了脸:“你小子……保护好他们。”

  斯图尔特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苦口婆心过,说不担心是假的。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无法预料,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将会把目前的局面给彻底扭转。

  历史的潮流已经临近终焉,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一路下来斯图尔特见证了太多,并且也潜移默化的接受了一些变故,对世间一切的了解也更加透彻,感情也受到影响变得更加丰富。

  然而如今故事的主角则是带着一张毫无血色的脸狼狈地低着头,宛如丧家之犬一样,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做好准备。

  当初在你心里种下了一颗勇气的种子,如今也到了该开花的时候了。

  没有继续说什么,化身为巨龙的青年就这么扬长而去,银坚持站在原地目送斯图尔特消失在厚厚的云层之中后才回过头来,帮雷纳德扶住了派恩的另外一边。

  奥克雷斯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阴云密布,天空沉重的仿佛要塌下来一样。这里是雷纳德和派恩最初相遇的地方,也是这漫长旅途的起点和终点。

  被扶着摇摇摆摆地走了一段路后,派恩终于慢慢找回了脚踏实地的感觉,也不觉得自己在陆地上走路还像在船上随着浪花的摇曳着一般踩着虚步。

  “我没事了,可以自己走了,谢谢。”派恩停下脚步,随后强打起笑容说到。“哦哦!你终于活过来啦!”雷纳德甩开派恩的胳膊赶紧跳到银那一边,还不忘用力拍了下派恩的后背害得对方一个踉跄。

  稳住自己没有摔的派恩只能继续保持尴尬地微笑,他不好怪罪雷纳德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如今该去向何方。

  现在的派恩比起两年前刚踏上旅途的派恩来说,已经成长了许多。再次回到这里,吹着熟悉的海风,看着沿途没有什么变化的风景,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

  而现在一切就要画上句号。

  在这一刻派恩却犹豫了。

————————

  一路从码头来到镇子中心,穿过集市的时候,唤醒了派恩的一些记忆。他还记得这家店,卖鱼的大叔总是会多送自己一些;这家老板娘很会精打细算,收自己的东西总会想方设法的砍价;这户人家家的女儿唱歌很好听,还说以后的梦想是去威尔布鲁的蔚莉娜演唱厅唱歌……

  曾经在这里短暂居住过一段时间的派恩受过他们不少的照顾,正是最开始有他们的帮助自己才得以从那阴暗的地牢里真正的“走”出来。

  带着兜帽穿过集市的派恩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松了口气。平安就好,至于认不认识或者记不记得自己已经不再重要了。

  “不管怎么说看起来好像要下雨了,先找个地方歇着吧,你也好几天没正常进食了不是吗。”

  穿过集市后雷纳德突然停了下脚步,对派恩提议道。

  “可以啊。”派恩没有细想,直接同意了提议。“真干脆,我就喜欢这样的!”雷纳德说着又想给派恩的后背一下,却被对方侧身躲过了。雷纳德撇了撇嘴,不再去折腾派恩,反倒是把目标锁定到另一边的银。

  “银酱第一次来这里吧,是不是觉得很新奇啊?”雷纳德笑着跟银搭话,却被银用眼神剜了一刀。“不要那么冷淡嘛,难得那个烦人的空巢老龙……啊不,斯图尔特先生不在,没有人打扰不是挺好吗!”雷纳德仍然一脸不怕死,愣是拼了命的往银边上贴。

  没办法,总要有一个活跃气氛的不是吗。雷纳德也是清楚的,可是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让空气安静下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就像往常一样没什么差别,这样的环境对于现在的派恩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

  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比如斯图尔特和银是父女关系,又比如雷纳德真的追到了银。派恩感叹着的同时,又再一次陷入迷茫。

  如果情报无误,诺德兰帝国将在两周后对苍发动战争。而自己身为苍现任的首领,却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如何取舍。

  没有了自己的苍,似乎仍旧运转的跟往常一样。或许凯瑟亚真的是个比自己更适合的好首领,仅仅是对自己比较苛刻而已,或许自己成为首领,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坐在餐桌前,手里拿起刀叉愣了好一会儿,随后又烦躁的放下餐具,阴着一张脸不吃饭也不说话的派恩,最终还是让雷纳德忍不住起来。

  “要烦自己去一边烦去,不要在这里摆着影响老子的食欲。”

  年轻的狼族不耐烦地抖了抖耳朵,眉毛拧到了一起,嚼着肉一副极端不开心的样子。他确实是第一次看见派恩变成这样,犹豫不决一副懦弱的样子,和之前那个勇敢又坚定的派恩相差甚远。

  他本来应该是更加坚强,更加耀眼的模样,不然自己也不会陪着他一路走到现在。而现在的派恩实在是太差强狼意了,明明马上就能为一切画上圆满的句号。

  派恩抬起头,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情。不过少见的,一向脾气温和的他,居然也动起气来。

  “我怎么了。”

  一收自己那张阴郁的脸,派恩轻描淡写的问到。

  这无疑是点燃了导火索,雷纳德瞪圆了那双好看的金瞳,一咬牙狠狠地拍着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看看你自己这幅样子,从上船之前就是一副谁欠了你几百万的脸,摆出来给谁看呢?老子就是看着不爽怎么了!”

  雷纳德大吼的声音在餐厅里回响着,让在场的所有人的视线都“唰”的转向这边。

  本来就足够烦躁外加怀疑自身价值的派恩也是没了理智,再加上雷纳德这句话的一刺激,差点气到翻白眼。不过好在他还是记得自己上过礼仪课的,于是他也站了起来。

  银停下了拿叉子叉蛋糕的动作,静静地观察着这一人一狼。

  “你懂什么?没有被束缚过,活得自由自在的高贵的雷纳德先生又怎么可能会懂我这种人内心的感受呢?”

  桌子下派恩紧紧攥着衣服下摆的样子被银尽收眼底。她放下了叉子,闭上了眼睛,仿佛这场争吵与她无关的样子。

  “哈?!你说什么?你他妈又懂什么了?老子的事情你又了解多少了?不要把你的坏心情拿出来影响别人的好心情,老子才没时间陪你磨磨唧唧,废物!”

  雷纳德说着一脚踏上了桌子,气的耳朵和尾巴上的毛都竖了起来,无法控制漏出来的雷元精在发丝之间飘着,擦出一道道噼里啪啦的电光。

  派恩难以置信的看着雷纳德,睁圆了眼珠连眼眶都红了起来。他的嘴唇颤抖着,想继续说,但随后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低下头。

  “啪嗒啪嗒。”

  是水滴打在木质桌子上溅出来的不和谐音。

  “我是废物还真是对不起啊!”

  派恩满脸泪痕,恶狠狠地甩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留下一脸平静的好像啥事都没发生的银和看着桌上滴落的眼泪懵圈的雷纳德。

  “哭着跑掉了呢…”看着派恩离开的方向,银似乎是轻声惋惜了一下,旋即看向雷纳德。“不去追吗。”

  “……”

  雷纳德陷入了沉默,随后又窝回了自己的座位,伸手把派恩的盘子给扯了过来。接着他徒手抓起盘子里的肉扒,顶着一副凶神恶煞脸毫无形象的开始撕扯起来。

  向来表情极少宛如没有感情的红色系少女居然罕见地勾起了嘴角,像是看了一场好戏。

  “你们两个很奇妙……故意的?”银脸上的表情全是浅浅的笑意,让突然扫了一眼的雷纳德看的一愣一愣的。

  “难受的时候哭出来比憋着要好吧,反正东西不能浪费了,好贵的。”说完雷纳德把肉继续往嘴里塞,吃的满嘴都是油。他现在不太敢和恋人对上眼神,总觉得自己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在对方干净的蓝色双瞳下会被看的干干净净。

  龙族少女有些心神领会,像是赞许一般地点了点头。

  “等消了气就去找派恩先生吧。”

  “那当然,我还等着干票大的呢!”

  ——end

  

评论(1)
热度(2)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