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树木头桑

没梗脑洞枯竭中

微博@大空勇仁

*大概算个写手,美树沙耶加命。一切产出全凭兴趣而非责任,爬墙飞快请勿怪。原创和同人都有少量产出

Attention:/cp洁癖癌晚期拒拆不逆/

一切拆逆都是对家,请不要跟我讲话谢谢:)

[黄昏的终焉]勇气之花

给后续的车搞个前置 顺手塞把狗粮(……)

时间线:派恩的中层世界环游旅(历时两年半)因为得知诺德兰要筹备攻打苍而结束 回到了旅途开始,也就是雷纳德捡走派恩的地方

时间点:夏半月(2月)

派恩所知的情报(人际):
斯图尔特和银是父女
雷纳德和银正式交往
隐隐约约察觉到了斯图尔特的身份
伊洛尔是夏因
凯瑟亚的亲生父母与黑暗联盟有瓜葛

利益相关:苍之首领 勇气 直面内心/逃避现实

————————

   在海上漂了快五天,派恩自己也不记得是怎么熬过来的,当他被雷纳德一把从货物箱里拉出来,并且双脚踩在地上的时候,派恩差点站不稳直接...

[黄昏的终焉]夜谈

(派恩/斯图尔特 关于过去&角色补充向)

  “这就睡醒了?真少见啊,你一般都是睡到最晚才会醒的人。”

  在还有着火焰摇曳的柴垛边,斯图尔特抬头就看见了派恩蹑手蹑脚的身影。而被叫住的青年也仅仅是腼腆地笑了笑,随后坐到了对方边上的树桩上。

  “抱歉,不知怎么的就醒了……可以坐在这里吗?”

  “不要等你坐下来再问啊。”

  斯图尔特说着转过头去盯着这名黑发的青年,而对方则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看着篝火里的火苗发呆。一时无言,被黑夜笼罩的森林除了火焰燃烧偶尔发出的噼啪声...

[黄昏的终焉]say hello to goodbye

-谨此告别过去

  身体轻飘飘的,就好像在风中摇曳的羽毛一样,在无法看清四周的地方,缓缓的下坠着。无论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四周的一切都是某种难以被看清并且难以被理解的“黑暗”。

  想要大喊出声,但是喉咙似乎被堵住了。接受了某种事实的他,只能随着这飘渺的感觉,不停的在深渊里往下坠落,坠落,坠落。

  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连简单的动动手指都变得那么困难,更何谈想去在这之中找到什么东西给抓住。这里是哪里?深渊之下的是何处?还要这么下坠多久?——似乎在这之中,只有自己的思考功能才是完整的。并且在这安静出奇的地方,思绪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这是梦...

[黄昏的终焉]Change-another End

#写在之前

感觉上一篇结局病病的还是重新写了另外一个结局。

下接↓

——————————

  “够了!”银不耐烦的跺了跺脚,一些沙子被翻了起来。“小银,这家伙他……!”法雷尔气急败坏的指着雷纳德,而雷纳德则是一脸冷漠的样子似乎懒得理这个人。

  “其实看着他们两个这样吵来吵去的……很有趣啊。”艾莉轻轻抚摸着桂妮薇的头发,对派恩轻声说。“我也觉得。”派恩带着笑脸双手环抱在胸前,俨然一副看戏的样子。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和雷纳德之间隔了三个人距离的法雷尔看了看天空,已经有好几颗星星挂在了天边了。

  不知不觉已经奔波了一天,和平时到中层世界巡...

[黄昏的终焉]Chang(完)

#写在之前

还债性质,生贺拖了这么久很抱歉。

意味不明呢?

剧情反转,刀有,个人心情色彩有

那么下接↓

——————————

  向父亲斯图尔特简单的说明了下外出的原因后,在斯图尔特怜悯的注视下,法雷尔被银拖到了中层世界。

  记得上次是在伊比克利大陆把雷纳德跟丢的,早已习惯追寻雷纳德身影的银似乎就像在身上装了追踪器一样,开始摸着线索找了起来。

不过这次稍有不同,身边多了个吵吵闹闹画风不对的人。

  稍微有些恼火,但是银从表情看起来还是满脸波澜不惊。经过市场的时候因为有很多法雷尔没见过的东西他一直缠着银问来问去叽叽喳喳的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甚至...

[黄昏的终焉]Change

*原创设定

*玖姨和瓜瓜生日,点梗性格互换

*因为某瓜老是哼哼哼的所以先放部分出来

*if线

_(:з」∠)_ok就下滑↓↓↓

————————————————————

  如同平常一样的温暖阳光和蓝的透彻的天空,在holy castle花园里的树上睡了个回笼觉的现任天使长霍华德?闲的发霉?因为太无聊所以要找点事做,有些心血来潮的飞回了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有进去过的工作室了。

  打发无聊时间最好的事情,莫过于一边看着后辈努力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一边在他边上说风凉话。这可不是因为霍华德有多讨厌法雷尔,而是因为太过于“宠爱”所以光明正大的把所有分内的事情推给了下属,毕...

©美树木头桑 | Powered by LOFTER